这位90后歌手是崔健的忘年交,他希望大家了解下为什么

tout

撰文:新音乐产业观察特邀记者阿甘
编辑:新研室
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为大福音乐提供

作为一个有些“狭隘”的摇滚乐乐迷,我似乎在之前并没有持续关注过一位创作说唱音乐的艺术家。听到大卫,不得不说是因为崔健。而且“崔健最喜欢的说唱歌手”似乎成了整个独立音乐圈津津乐道的话题。我提起前所未有的兴趣去听大卫的音乐,读他发表的诗歌,看他拍摄的MV。感觉他的确和之前我大脑中固化的说唱音乐人形象不同。

大卫的特立独行是显而易见的,不参与任何说唱团体和组织,歌词也抛弃了传统说唱音乐的内容——如果你觉得祖国山河如此多娇、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听他的歌,可能会有一种突然被狠抽一闷棍的“快感”。虽然年纪不大,但大卫表现出来异乎寻常的老道,而“行走江湖”多年、被传说已久的他到今天才正式发行专辑,也吊足了听众的胃口。

趁着近期大卫的新专辑、MV(DVD)、诗集陆续与大家见面之际,我们也对他进行了面对面的专访,为了乐迷能更直接的了解大卫的创作思维和状态,更深刻的理解他的作品。同时也解答我心中关于他的很多问题。

ee
歌手介绍:大卫,他获得过数不清的 Freestyle Battle 冠军头衔,他是崔健最喜欢的说唱歌手。(图片由本文作者阿甘拍摄)

新音乐产业观察:在公开的资料里你其实是一个有多重身份的人,数不清的Freestyle冠军、武术老师、诗人、影像工作者、历史评论员、文化激进分子、疯狂说唱者。你怎么看待这些身份,当然我们着重想了解“说唱者”这个身份。

大卫:可以不用把我当成一个音乐人,或者说做音乐只是我创作的一部分,甚至我都不想把“说唱者”写进去,因为说唱只是我的一个表达途径。现在大家对我说唱者的身份关注太多了。打个比喻,我一直说音乐类型就像一个袋子,而你的表达内容、精神实质才是里面的水果。现在大家关注的都是塑料袋上的LOGO,袋子好不好看,里面的水果却没人管了。

新音乐产业观察:你的意思是消费时代,LOGO会对人产生一种误导。那这个“袋子”有用么?

大卫:“袋子”当然有作用,因为它要承载“果子”,但是大家关注“袋子”太多,我甚至想把实质性的“果子”捧在手里,而不用“袋子”。大众需要标签,但是更可怕的是艺术创作者更需要标签,因为没有标签,他们怕自己的东西卖不出去。有时候,对艺术作品的追捧是一种群众运动,在这种运动里,特别是我们的文化里,是恐惧个性的,甚至会对别人的个性产生愤怒。我甚至不想去写一首会大合唱的作品。

新音乐产业观察:但是你已经逐渐成为乐迷谈论的话题了,如果有一天你的乐迷特别多,他们都会唱你的作品,你甚至像一个政治人物站在台上导致万人空巷的时候,你又该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和作品?

大卫:首先我们得正视一个音乐人的欲望,那就是作品的出版和被乐迷喜欢。看待作品应该看两个方面,艺术性和社会性。艺术性是创作者个人的,不是去迎合大众,创作者置身在时代里,了解时代和批判时代,这是很私人化的。而社会性是要将作品发表,作品作为探测器去探测大众的反应,与听着产生互动,是公开的。这两种性质是并存的,但不能互相代表。假设有一天我能导致万人空巷,也只是提高了我个人的物质生活,并无其他。创作者可以火,但应该用本我的形象,而不是扮演另外一个人。

新音乐产业观察:你怎么看待老崔对你作品的喜爱,和这件事引发的话题性?

大卫:大众还是太在乎老崔的标签了,都是来消费这件事儿。其实我更希望大家了解为什么我和老崔成为忘年交,他为什么会喜欢我的作品本身。我们投缘、有默契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很能理解崔健作品里的好多东西。大家都喜欢老崔的金曲,其实他不止有金曲,值得咂摸味道的作品太多了。关注作品本身是我们都希望的。

f

(中间为大卫,右边是崔健)

新音乐产业观察:我们对西方说唱音乐的印象是这样的,基本都是表达个人情绪、帮派生活、炫富等等。你的作品太不同了,对政治和社会问题的批判特别多。为什么?

大卫:我挺讨厌对说唱音乐的一种翻译——“嘻哈”,让这种音乐不严肃了。我想让自己的作品到一个新的高度,富有诗意,严肃。

新音乐产业观察:既然说到诗歌,你也说自己有诗人这个身份。你怎么融合Freestyle和诗歌这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

大卫:我的创作遵循两点:直觉+准确性。Freestyle是不能思考下一句该怎么说的,这不是命题作文,如果那样反而说不出,要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只有直觉又太容易模糊,所以我平时要锻炼对文字使用的准确性。就像我教双节棍,从不给学生编套路,但要求他们击打准确。

新音乐产业观察:你的作品中还有好多对于爱情的描述,你给MV作品集起的名字《情欲 伤疤 被侮辱的人》,跟传统说唱MV中加长凯迪拉克配性感美女的内容也不同。你要用爱情表达什么?

大卫:我不太想用爱情这个词,有些弱,我想用情欲。因为所有的情都需要欲的支撑。在唯物史观的影响下,我们习惯性认为历史是在研究经济基础和客观规律,我个人认为历史应该是以人为主体的历史,情欲属于个人生活,我也拿来隐喻时代。因为我自己的情欲和这个糟糕时代给我带来的双重伤害,我觉得自己是被侮辱的人。我的作品其实都是诗歌的延伸,诗歌是最私密和复杂的,是情欲的表现。我的创作完全个人化,但是我把它拿出来给公众看,当然不是为了给别人看才去创作。很多创作者都用情欲作为切入点。

新音乐产业观察:丰富的创作成果一定是需要积累的,你平时在音乐、文学、电影等方面的爱好是什么样的?

大卫:我什么都接受,这样才能丰富灵感吧。说唱音乐创作会吸收其他音乐类型的特点。电影方面我挺喜欢无声电影的表现形式,因为那时候的演员通过肢体动作来表达内容,我的MV里面就有很多这样的元素:动作+配乐+字幕。书更应该多度,特别是说唱歌手要依赖文字进行创作,阅读是必须坚持的。

新音乐产业观察:你的新专辑自己发行,但是交给大福音乐来宣传,作为独立音乐人,跟唱片公司合作会有压力么?

大卫:与大福的合作很好,他们很尊重音乐人。他们不会干涉音乐人的创作,在宣传、活动策划方面给音乐人更多的支持,音乐人的精力全部放在创作上。至于独立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的合作,我觉得独立不在于你是否签了公司,而是你的创作是不是独立的,精神是不是独立的。音乐人能掌控创作这个环节,其余的交给唱片公司来做也是不错的。

新音乐产业观察:最后来谈谈你即将独立发行的唱片吧

大卫:其实我的唱片只是我近期发布的作品的一个部分,我更喜欢诗人这个身份,所以唱片只是将诗歌音乐化的作品。我的DVD和诗集再加上这张唱片才是一个整体,让大家通过音乐、影响、文字全方位的感受我的创作。希望所有的作品都大卖,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并不排斥作品的社会性,因为我知道我的创作是我最个人化的,是真实的。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