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环境下,旧规则的破裂是必然,但是我们可以看见新规则已经在一步一步完善,相信不远的将来,音乐人的权益会得到更妥善的保障。

从音乐平台到唱片公司,都在想办法拯救版权数据烂账-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kvol04    编辑 | 新研室

自各大唱片公司对音乐流媒体进行版权管理后,各大流媒体平台开始整理自家曲库,能购买的版权乖乖付费,买不了乖乖下架,该收费的收费,该延迟上架的延迟。唱片公司和音乐艺人对现状还算满意,虽说眼下音乐产业收入不如曾经,但好歹比盗版下载横飞,一分钱都拿不到的情况还是强一点。似乎流媒时代的音乐版权纷争到这已经理清结束了? Naive!一切可能才开始。

一篇来自MIDiA的文章阐述了现下版权数据库隐患,而这些隐患将会导致流媒平台们可能在今年又要迎来新一波版权诉讼纠纷。

新一波版权纠纷在于词曲作者在流媒版权费里面分成的混乱不堪。现下唱片公司和艺人,可以从流媒体中获取收益,但是更多幕后工作人比如词曲作者如何从流媒体的版权费成了巨大的问题。

然而这个锅甩给流媒们承担就太冤枉了,因为各大唱片公司曲库里面信息本来就是残缺的。成名的流行音乐人还好,曲库明细还清晰点,而一些比较边缘冷门的音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不过就算音乐制作名单里面精确到每一段鼓是谁打的也没什么卵用,因为本身唱片公司对于流媒体收益的分成规则就是不透明的,许多作曲人就是稀里糊涂拿了分成,或不明不白一毛钱都没有。

除此之外,在音乐创作发表传播相当便捷的今天,很多作品的发布可能并不经过唱片公司就流入了互联网,然后被上架了某些流媒平台,作曲人索要版权费也很麻烦。极端点的例子就是混音曲目,有时候连做混音曲子DJ都说不清楚自己的音乐里面混了哪些歌的哪些声轨,那这些混音曲目上架流媒体后的收益要怎么分配,想想就头痛。

那么想要解决版权混乱的局面,显然当然必须是,各大唱片公司内部先把自己旗下音乐厂牌和发行部门的版权数据理理清楚!除了唱片公司旗下厂牌们签的合约分成不透明以外,发行部门的数据也是很混乱。ISRC编号其实也充满错误和重复,因为发行公司人员经常使用excel简单的录入统计数据(doge脸,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前我一直以为ISRC编号很严谨的,以及唱片公司应该有专门的联网的数据库统计发行作品)。

不过文章中还指出,真正能解决版权数据混乱的办法是由独立于版权人利益和流媒体利益之外的第三方,建立一个公开透明,定期接受审查的全球曲目版权数据库。其实有GRD(Global Repertoire Database)代表作曲人的利益的数据库,但是这它缺乏多方监管,不能平衡版权纠纷中的各方利益问题,而且在数据更新上比较弛缓。所以,若能建立一个新的,能够成功应对版权纠纷的数据库应该满足以下要求:

  • 管理独立,内容透明公开

  • 能够实时反应流媒体,至少应该定期更新流媒体播放量的数据

  • 版权所有人拥有修改自己上传数据的权利,可以及时更新版权的变动信息(当然内容最后要经过数据库管理人员的审核)

  • 定期接受独立审计师审查

  • 运营此数据库的花费由发行公司,唱片公司,流媒体服务平台等根据市场收益份额为基础联合提供

建立这样数据库的最大意义在于,如果单靠某些流媒体平台保存歌曲数据,在版权纠纷的过程中,要是许多歌曲要是因此不得不下架甚至被清除数据,这对音乐产业是一件非常令人惋惜的事情。对于普通音乐消费者来说,流媒时代最令人兴奋难道不是,可以通过筛选机制偶然遇到一首又一首自己心爱的歌曲,去认识那些角落边缘的相见恨晚的音乐人。因为版权纠纷下架流媒体的歌曲,就基本不可能被人重新发现,遇见真正喜欢它的人。

除此之外,建立这样的数据库也是接下来互联网音乐发展的基础。

现今很多人都在为互联网时代音乐产业各种新玩法出谋划策,若是没有版权保障的基础,这些想法可能并不达成到期待的效果。比如企图利用互联网的高效和透明,为音乐人去搭建平台跳过唱片公司跳过经纪公司,谋取更大的利益。

但是,对于音乐人来说,版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能得到利益最大化吗?版权收益的复杂程度之高,光靠个人是无法做好管理的。依靠唱片公司的情况下,歌曲的播放权,表演权等,特别是跨国使用时,这些权利的收益可以及时的索取。毕竟大型唱片公司机构完善,人员充足,可以有效监控。要是一旦跳过唱片公司,很多原本容易解决的问题倒要横生了。如果存在这样一个完善的曲目版权数据库,音乐人可以去依赖其他平台发布管理自己的作品才能更可行。

令人庆幸的是,国外已经有人着手去构建这样一个数据库。目前大概只有音乐服务提供商如:MedianetOmnifone、7Digital等去做这样的事情比较合适,事实上Omnifone已经开始着手进行类似的项目。而唱片公司和流媒体服务商也为版权收入划分进一步清晰透明拿出行动。

唱片公司如SONY推出了一款可以帮助音乐人了解流媒体收益的app。索尼表示音乐人可以通过此app了解自己在流媒体中具体的收益情况,还可以预测各类演出场所能否成功举办演出。当然也是由于去年和Spotify之间版税合约曝光后,旗下音乐人对其不透明的版税分成表达不满,索尼想通过此举修复和音乐人之间的关系。

Apple则通过和Dubset Media Holding达成合作,拿到该公司MixBank的技术,从而为地下混音作品可以顺利上架Apple Music扫平版权障碍。如前文提到的,混音作品由于使用的片段翻录出处难以理清,所以版权费用很难支付,因而不好上架流媒。然而MixBank可以分析出混音曲目的素材中中是否含有已经发行的歌曲片段,然后Dubset会按照相同的税率给唱片公司或版权代理商支付相应的版权费,从而解决混音歌曲的版权纠纷。

新环境下,旧规则的破裂是必然,但是我们可以看见新规则已经在一步一步完善,相信不远的将来,音乐人的权益会得到更妥善的保障。

本文部分参考了MIDiA 的文章《Bad Data: The Worm In The Streaming Music》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