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青宇”是谁?“青宇”是年轻艺人王青和冯建宇的简称。因为一部《逆袭之爱上情敌》,让这两个90后的大学生素人,迅速成为横扫无数人气新人奖项的当红偶像组合。

深挖“青宇”走红背后的“腐能量”-新音乐产业观察·

采访 | 程冉子    编辑 | 新研室

“青宇”是谁?“青宇”是年轻艺人王青和冯建宇的简称。因为一部《逆袭之爱上情敌》,让这两个90后的大学生素人,迅速成为横扫无数人气新人奖项的当红偶像组合。

王青和冯建宇创造了素人迅速成名的奇迹,重复着所有偶像艺人都会重复的成名之路:上综艺节目、主持颁奖盛典、做公益、演而红则唱,而接连推出的组合单曲《今夏》,和分别推出个人单曲《DEMO》、《一路向南》,都曾占据过包括《亚洲新歌榜》等榜首的位置。

在今年4月的音悦台举办的V榜现场,“青宇”的粉丝数量超过李宇春、鹿晗,在最佳人气歌手的实时投票环节,“青宇”更是轻松超过鹿晗,获得了“年度最具人气歌手”和“盛典之夜最受欢迎艺人”两大奖项。

据当时在现场的新观小伙伴表示,看到“青宇”的粉丝疯狂架势,甚至让人怀疑是“职业粉丝”,便想一探究竟,直到盛典结束后尾随他们到上地铁,听着这些疯狂粉丝在谈论的要如何让偶像刷出更好成绩,才确定,确实是“真粉”。

那么,王青和冯建宇这两位名不见经传的小鲜肉是怎么做到这样的成绩的?我们尝试揭开背后的奥秘。

素人小鲜肉卖腐成功圈粉

深挖“青宇”走红背后的“腐能量”-新音乐产业观察
音悦台盛典上领取“盛典之夜最受欢迎艺人”的“青宇”,左边是王青,右边是冯建宇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2015年娱乐圈的流行趋势,没什么比“腐”更合适。在日文中,腐是无药可救的意思,而腐女多指无可救药热爱男同文化的女生。这两年,扎堆出现在影视剧中的男男CP集体俘获了一大批腐女的芳心。

过去几年来,随着二次元文化的不断发展和耽美同志题材的走红,“腐文化”也一并兴盛起来,CP等一些所谓“腐向”的语汇已经在社交媒体和自媒体上相当普及。

“青宇”的走红,正是受此影响下催生的一些所谓耽美“腐剧”,在网络上开始大行其道的受益者。据百度百科的介绍,“该剧讲述了一个穷屌丝逆袭成高富帅后抢走前女友的现男友的故事。”据不完全统计,《逆袭》在全网的播放量超过2500万,单集平均超过300万。这部网络剧播出后“青宇”开始连续霸占微博热搜。

除此之外,“青宇”的线下表现也让人叹畏,其中北京、上海、成都等多场见面会爆满,未删减版的DVD也在上架后迅速售空。有的媒体甚至称“青宇”的走红让这个市场有点猝不及防。

比《逆袭之爱上情敌》更红的“腐剧”是《上瘾》,开播首日播放量突破1000万,在被下线之前“播出不足一月点击率破亿”。

由此可见,“腐文化”已经在市场上形成了很大的需求,而这一切也为王青和冯建宇的铺平了音乐之路。他们出的一首歌曲《今夏》也一度占领了微博亚洲新歌榜的第一位。

“青宇”成功的偶然性

对此现象,资深媒体人、亚洲新歌榜的负责人杨小娱表示,观众决定市场,目前偶像剧市场女观众为主,宅腐文化大行其道,男艺人的CP组合、女艺人被称“老公”已经成为流行文化。

而对于“青宇”的走红,杨小娱认为有一定偶然成分,“在此之前大家对网剧还很陌生,去年各大网站对网剧的投入力度都在加大,比如乐视的太子妃也红极一时,网剧受到关注还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但也不得不说这两部剧背后的操盘手非常懂网络营销和95后用户心理。”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曾跟青宇有过工作接触和私交的娱乐从业者认为,“青宇”的投机性和营销目的明确,是他们成功的关键,“现在腐女在娱乐营销圈里占据的地位蛮重的,“青宇”当初红就是利用了很多不理智的低龄腐女的心理、卖腐、放假料,让大家以为他们真的在一起了,这是种惯用的营销手法。和胡歌、霍建华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后者明显高大上许多两人关系也确实非常好  。”

深挖“青宇”走红背后的“腐能量”-新音乐产业观察
“青宇”虽然经常表现得很CP,但也有圈内人爆料他俩都是“钢管直”

“腐女们”为什么会喜欢看“腐剧”呢?我们跟一位腐女聊了聊。

“耽美最大的特点是不知道接下来剧情的走向,像看《同志亦常人》就停不下来,爱情剧很少有悬疑剧那种一集接着一集的看,但耽美剧就可以做到这点,人物心理极其矛盾和复杂,心理变化也未知……感情矛盾点很多,也增加了剧情的转折。有看悬疑片的捉急心情,也有萌化的少女心的那种心跳,总的来说就是好这口,回头发现看普通爱情片就是平淡无奇,你也可以说腐女就是重口。”一位腐女朋友如是说。

互联网时代的“演而优则唱”

“演而优则唱”,曾经是传统唱片业时代艺人跨界发展的一大法宝。在互联网时代,这个过程已经变得更快了,快到甚至不需要“优”这个先决条件,“红”才是硬指标。快速圈粉,快速消费,快速成长,是互联网时代对于艺人的一个要求。

《逆袭之爱上情敌》大热之后,王青和冯建宇就顺势推出了单曲《今夏》,并在微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今夏》一经发行随即引起关注,在一周内实现了290万播放、56万的分享量,并蝉联四周“亚洲新歌榜”冠军,勇夺10月月榜总冠军,创下了正版数字单曲售卖46万份的历史好成绩。”

而在“亚洲新歌榜”的2015年度TOP100榜单上,《今夏》仅次于王俊凯的《样》,高居亚军。(如下图)

深挖“青宇”走红背后的“腐能量”-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仅如此,王青和冯建宇在音悦台的V榜上也有非常出色的成绩。而V榜和亚洲新歌榜的特点就在于社交媒体的粉丝互动对于排行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分享”行为是打榜的重要判断维度,而作为一种亚文化,“腐文化”很难进入主流媒体语境,却是社交网上网友喜闻乐见的话题。

对于凭借一首单曲就获得无数人气榜的好成绩,杨小娱认为,现在的网络文化非常多元化,年轻人能迅速接受各种新鲜事物,他们同时也掌握着更多网络话语权,这让网络降低了晋升的门槛。

杨小娱以传统唱片行业的先例来对比“青宇”的成名之路进行分析,“以前走红的歌手都是唱片公司去主导的,他们去挖掘包装发片。现在完全不需要唱片公司的专业认证也可以发片啊,很多音乐人都是独立主导的,因为他们有歌迷,有歌迷就够了。同样的,现在走红的明星离不开粉丝的应援,青宇有非常好的应援,他们的歌曲在微博上售出了46万份。可以说是这些粉丝一手养成和捧红了他们喜欢的艺人。”

大棒之下,“青宇”或再难以复制

除了“青宇”,《上瘾》的主演黄景瑜和许魏洲也享受到了“腐能量”的红利。今年4月,黄景瑜还受邀去泰国担任了张惠妹演唱会的嘉宾。(如下图)

深挖“青宇”走红背后的“腐能量”-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过,这可能是最后的“红利”了。2015年年底,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被舆论称为“广电新规”,“通则”中规定“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如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不得拍摄,并且明确要求“电视不能播的网络也不能播”,而从2016年3月开始,《逆袭之爱上情敌》和《上瘾》等先后下架。

就像其他的亚文化一样,“腐文化”也有自己的圈子和传播渠道,相关题材的作品及其艺人仍然能找到一定的发展空间。

比如音乐领域的“古风”就已经靠自我生长,初步发展成一套成功的商业体系,不过,像“腐文化”这样有较大政策风险的亚文化,很难获得主流渠道的支持,也很能获得更广泛的认知,发展空间也就有变得有限了。

政策如果没有什么变化,未来两三年内,我们判断想再靠腐剧逆袭音乐圈的可能性不太大。

新音乐产业观察(微信号:takoff )独家稿件,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