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x-fmtjpeg

文 |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

赢得社交媒体,就等于赢得年轻一代。数据显示,从去年三月到现在,格莱美Twitter粉丝增长了17%,Facebook粉丝增长了7%,而Instagram粉丝则增长了48%。

那么,格莱美到底是如何搞定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呢?

网红收割机

Connor Franta,一位拥有520万订阅粉丝的YouTube红人,日前成为了格莱美主办方美国国家录音艺术和科学学院(The Recording Academy,以下简称“录音学院”)的会员。

这位年仅23岁的90后网红,在加入“录音学院”之后,也成为了2016年格莱美奖的评审之一。他和另外13000名会员一起,参与格莱美奖项的提名和评选。

除此之外,Connor Franta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格莱美的Twitter特派员,他将在推特上参与格莱美相关的各种互动——跟国内颁奖礼找乐评人和大V在微博上发声是一个意思。

作为YouTube上的活跃PO主,Connor Franta从2010年开始上传自己摄制的各种原创小视频,总点播量已经超过了3亿。在Twitter上,弗兰塔也有高达383万关注者。

所以格莱美才会找Connor Franta做Twitter特派员,借助他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来“推销”自己。

Connor Franta并不是唯一的特派员。除了Franta,今年的格莱美特派员还有Megan Nicole、Sam Tsui、Max Schneider、Diamond White。

他们中年纪最小的Diamond White,出生于1999年,年纪最大的Sam Tsui也才26岁,其他都是90后。

0wx-fmtjpeg

0wx-fmtjpeg

0wx-fmtjpeg

这些网红特派员遍布Twitter、Facebook、InstagramVineSnapchat等各大社交媒体,可以说格莱美事先为席卷社交网络的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不放过一个酷哥

2016年的格莱美提名有点酷。

业内公认的酷人,比如Flying Lotus、Kendrick Lamar、Jamie xx、Tame Impala都获得了青睐。Kendrick Lamar甚至以11项提名力压Taylor Swift。

主管格莱美颁奖礼的副主席Bill Freimuth开心的表示,这是他参与格莱美以来,争议最少的一届。“在提名公布现场,我想给自己一个拥抱。”

关于格莱美的“争议”由来已久。

爵士大师John Coltrane终身从未得奖,Beatles的经典专辑《Abbey Road》败给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Blood, Sweat & Tears,Metallica败给Jethro Tull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跟格莱美积怨颇深的九寸钉主脑Trent Reznor曾经气急败坏的表示,一个奥斯卡提名的价值远远超过一个格莱美奖。

但是,今年的格莱美提名却获得了普遍的好评。不少在小众奖项中获得青睐的音乐人都纷纷地出现在今年的格莱美名单中。

“格莱美的变化让人吃惊,通常获奖者都是那些大明星。”入围最佳新人的Courtney Barnett表示,她的专辑《Sometimes I Sit and Think》在《村声》杂志(The Village Voice)的Pazz & Jop年度20佳专辑榜单中高居第二。

而获得了最佳舞曲/电音专辑提名的Caribou则表示,今年的格莱美提名超出了他的期待。

为Pitchfork撰稿多年的知名乐评人Philip Sherburne说今年的提名比以前强多了。“CFCF竟然获得了最佳混音的提名,这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这个荣誉绝对是他应得的。”

下图从上往下分别为:Flying Lotus、Caribou和Courtney Barnett。

0wx-fmtjpeg

0wx-fmtjpeg

0wx-fmtjpeg

那么,格莱美为什么变酷了呢?让我们来听听Flying Lotus的说法,他既入围了今年多项格莱美奖,也参与了提名的评选——当然,他不能参加自己有份获得提名的奖项评选。

“今年的评审们太厉害了,我都惊了,他们对音乐似乎无所不知。”Flying Lotus说,“入围者都很酷棒,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选,可是还是要选。”

其实,这几年,格莱美一直在努力变酷,年轻人喜闻乐见的独立摇滚乐队和电音越来越受到青睐。早几年Arcade Fire拿年度专辑,各大媒体还莫名惊诧,后来Black Keys再拿奖,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而去年Daft Punk的大胜则可以视为格莱美向近年来在欧美地区大热的电音舞曲的一个“表态”。

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稿件,如果您一定要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