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当下的概念回过头去看待“许嵩现象”,很多疑惑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我记得当年许嵩签约海蝶的时候,曾有几位记者朋友给我打电话,问了关于许嵩是谁的问题。以传统的唱片业造星思维,我们是看不懂“许嵩现象”的。
数字音乐在当前的中国,是仅次于即时通讯和网页搜寻,排名第三的网路服务,各家数字平台无不使尽全力、推陈出新,期望在这块大饼上,抢得最大佔比。
现今中国政府对于数字音乐版税的规范、著作权的观念都仍在起步中,且歌曲上架管道、各种宣传媒体等虽然也有国营机构涉入,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权利分配准则,盈利模式难以突破、产业内尚缺乏有效分配协调机制。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