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以上哪个使命,都是教育意义大于音乐成品。艺术是有门槛的,也是需要天赋的。套用劲酒的那句广告语:天赋虽好,请勿迷信。
2016年1月21日,第五届阿比鹿音乐奖落下帷幕。经过为期一个月的国内外评委投票,共有24组音乐人及其作品从119组候选中脱颖而出,他们是过去一年里最活跃、最值得关注的华语音乐人。
2015年12月28日,豆瓣音乐人公布了第五届阿比鹿音乐奖的入围名单,共有119位音乐人及其相关作品入围。其中不乏成名已久的大牌明星,逐步走进大众视野的独立音乐人,和更多色彩斑斓的独立音乐新星。
。其实成都制造远远不止这几个选秀冠军。吃着火锅唱着歌,喝着啤酒弹着琴,成都有太多有音乐理想的青年志同道合的青年们总是找得到属于自己的聚点,“小酒馆”、“早上好”⋯⋯乌托邦式的生活状态,也让这里走出了太…
在海朋森一场“有组织有纪律”的巡演海报上,我们不仅看到了兵马司(乐队签约厂牌)的logo,还有豆瓣音乐人和一个叫做“DFORCE”的logo。在这支新晋蹿红的成都独立乐队之外,我们更加好奇豆瓣音乐发展…
李志坚信一点,“人们对音乐一直有需求,音乐就一直能赚钱,只是互联网之后人们不接受唱片这个载体,同时新的载体还没成熟。”谈起互联网,他更多的是“感谢”。
2015年2月2日,豆瓣音乐人公布了第四届阿比鹿音乐奖获奖名单,华晨宇、Carsick Cars乐队、李宇春、腰乐队、小老虎等 23 位风格各异的音乐人在最后的角逐中获胜。
长久以来,中国用户们被盗版和免费的音乐资源“宠坏了”。音乐服务商难以直接通过音乐本身收费,行业总体亏损,这是无奈现实,也是行业共识。今年以来,音乐服务商积极尝试变现新路径,能否改变这门赔钱生意?
目前移动音乐市场拥有众多用户但如何依靠用户盈利还没有有效的模式,在全民音乐免费的习惯下,如何让用户心甘情愿为制作为服务买单,是目前移动音乐市场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把握用户心理,提升产品价值,积极努力探索…
在《中国好声音》之后,中国电视观众迎来了《中国好歌曲》。这种节目形态上的转变不禁让电视界为之动容,同时,中国音乐人也在思考互联网背景下原创音乐的生存空间。要说《中国好歌曲》在争夺收视率,不如说它在引发…
艺人碰触互联网屡见不鲜。24日晚羽泉圣诞演唱会以“一场千万人的演唱会”为概念,联合KK唱响,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扩大了观众地域范围,让不在演唱会现场人,可以通过手机、电脑、平板用低廉的价格同步观看这场…
国内知名在线音乐提供商酷我音乐或以近亿美元价格出售给一个名为China Music Corporation的离岸公司。如果传言成真,那么这场收购可能成为迄今为止单笔价格最高的音乐企业收购案。而要看酷我…
因为工作需要简单对比了一下已有的六个“音乐人”平台,信息不一定准确,思考还很不成熟,仅供本人参考。
关于在线试听这种网站模式在中国的最早吃螃蟹者已经不可考。不过,根据马日拉的说法,他1999年创办的“中文音乐星空”据说是当时“中文网络五大MP3下载站之一”,同年,九天音乐网成立,由此可知早在上世纪末…
数字音乐走向付费之后,音乐版权的分成的矛盾将会被进一步放大。目前数字音乐版权来源主要分为两种途径,一是来源于互联网渠道商,二是来源于电信运营商,从目前产业格局来看,互联网渠道商和电信运营商占行业强势地…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