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音乐平台间的竟争,随着版权的转授权互通,内容上已经很难形成差异化,如何不断补充新的内容则成为关键。提前布局校园音乐市场,通过软硬件的扶持和大规模的校园赛事来支持音乐内容上创生,无疑是酷狗先行一步…
对于酷狗来说,“直播卖专辑”(已经后续的类似尝试)一旦走通,就意味着“直播>造星>消费”彻底打通,一个全新的音乐消费生态也就水落石出了。
Anyway,新仔认为每个平台会逐渐找到自己的优势,然后在音乐消费上各自发展,希望最终受益的还是优质内容产品。
几个有趣的点:韩国的MelON付费收入排全球第四(QQ音乐排第8),日本的流媒体老大是亚马逊,Apple Music的付费收入在中国排第二。
对于TME来说,因为收入比较多元化,所以,如果它能进一步提高付费率,它的收入增长水平有可能超过Spotify。
张艺兴被大家称为“小绵羊”,一是因为91年生的他刚好属羊,二是在《极限挑战》的节目里,他的乖巧、单纯、温顺,就像一只“小绵羊”。而这张以“羊”命名的专辑,张艺兴却想告诉大家:“我并不全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这些里程碑和破纪录的真正意义,并不是给粉丝们相互攀比用的,也不是要给TME背书,而是,摆出来让大家看到,中国互联网的音乐消费真的在成长。
“粉丝经济”在2016年大获成功,数字音乐销售也在此推动下飞速发展,付费意识开始形成,但市场还需要优质内容地不断填充。“限韩令”之下究竟是内地音乐市场的机遇还是陷阱,中国造星机制能否在2017年取得突…
这些崛起的90后是各大平台都无法忽视的新兴 消费势力,他们日益成为影响中国互联网未来发展的关键力量。
数字音乐首次在腾讯公司的财报中以独立段落形式出现,七项成绩获得肯定。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