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99年收购音乐公司Hear Music开始,星巴克就隔三差五地尝试各种“音乐创新”,乐此不疲,也不断地跌跟头。
在免费+增值服务长久无法盈利的情况下,版权方正在倒逼音乐服务商加快“付费”改革的步伐,明年可能会出现更多付费模式创新。
唱片消费(实体或付费下载)也很快要被音乐流边缘化。对于歌手和公司而言,未来的出路只能是想办法把巨大的播放量、粉丝量通过多种方式转化为收入,而不是妄想通过“窗口期”或付费听歌来一劳永逸。
9 月 30 日凌晨,苹果正式在中国大陆推出 iTunes Store,这标志着中国大陆的 iOS 用户可以享用包括音乐、电影以及图书在内的服务。
就在外界纷纷猜测苹果会如何进一步杀向音乐行业腹地的时候,苹果公司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由Apple Music取代iTunes主办音乐节,而举办了八年的iTunes音乐节将更名为苹果音乐节(Apple …
Apple Music从6月底上线以来,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目前为止,普遍把它看成是另一个Spotify。而事实上真的这么简单吗?这里我们将提出一种新的看法。
在乐队传奇成员Syd Barrett和Richard Wright先后离世、创始人和曾经的创作核心Roger Waters坚决不归队的情况下,吉他手David Gilmour和鼓手Nick Mason…
2013年,一位叫Zoe Keating的音乐人曾经公开了自己的账单。
如果音乐家和创作者希望被“发现”,那么他们肯定不只是用户只能看到自己的信息,而更愿意被记住、被跟随。解决方案是让用户能方便的利用他们看到的信息去搜索、去体验。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