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way,新仔认为每个平台会逐渐找到自己的优势,然后在音乐消费上各自发展,希望最终受益的还是优质内容产品。
几个有趣的点:韩国的MelON付费收入排全球第四(QQ音乐排第8),日本的流媒体老大是亚马逊,Apple Music的付费收入在中国排第二。
对于TME来说,因为收入比较多元化,所以,如果它能进一步提高付费率,它的收入增长水平有可能超过Spotify。
张艺兴被大家称为“小绵羊”,一是因为91年生的他刚好属羊,二是在《极限挑战》的节目里,他的乖巧、单纯、温顺,就像一只“小绵羊”。而这张以“羊”命名的专辑,张艺兴却想告诉大家:“我并不全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这些里程碑和破纪录的真正意义,并不是给粉丝们相互攀比用的,也不是要给TME背书,而是,摆出来让大家看到,中国互联网的音乐消费真的在成长。
音乐所具备的“听、看、玩、唱”属性,还有更多的商业模式和边界等待被探索,而音乐的场景化也将会成为未来数字音乐行业发展的大势所在。
2017年以来,行业有一个共识:数字音乐已经进入下半场,在这个下半场,玩硬件、玩生态,都有。然而,上半场还未完全结束,肃清盗版,构建更完善的音乐版权生态,依然任重而道远。
12年前,QQ音乐脱胎于中国一个年轻的社交软件,并很快就获得广大中国年轻人的喜爱,逐渐成为最受中国年轻人欢迎的音乐播放器和音乐平台。12年后,QQ音乐已经把“年轻、潮流、时尚”深深融入在自己的基因里,…
从上半年的大势看,音乐市场的持续回暖,急需新的艺人、新的内容的更强有力的刺激,而如今正是新人、新内容孵化的最好时代。
它们或多或少代表了行业发展趋势或者会对新音乐产业发展直接影响。
“独家”是一剂“良药”,是有效提速正版化的阶段性措施,规范市场,教育用户。
“粉丝经济”在2016年大获成功,数字音乐销售也在此推动下飞速发展,付费意识开始形成,但市场还需要优质内容地不断填充。“限韩令”之下究竟是内地音乐市场的机遇还是陷阱,中国造星机制能否在2017年取得突…
这些崛起的90后是各大平台都无法忽视的新兴 消费势力,他们日益成为影响中国互联网未来发展的关键力量。
数字音乐首次在腾讯公司的财报中以独立段落形式出现,七项成绩获得肯定。
从调查结果看,受访者中,使用QQ音乐、网易云音乐和酷狗音乐的比例要远高于其他播放器。其中,QQ音乐最高,73%的受访者使用,其次是网易云音乐,使用比例62%,再次是酷狗音乐,比例是45%。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