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乐队本意也就是让综艺的观众们意识到有这样一种音乐的存在。从第一轮明显感觉大家特别不适应,到第二轮包括周迅在内表示更理解乐队的音乐,Carsick Cars《乐队的夏天》之旅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乐队完全理解,节目终究只是一场综艺,并不能当做一个好坏的绝对评判。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赵大卓

摄影 | 马森

视频 | S③m

当大张伟把Carsick Cars捞上台PK时,张守望已在后台喝起了木玛和边远给他的红酒。“就觉得要被淘汰了,终于结束了,比赛真的特别熬人。”他说自己快喝高了,上台PK时并没有那么潇洒。

Carsick Cars还是在台上留下了精彩的即兴三分钟,成为乐队“这么多年音乐实践的小总结”。张守望在舞台上用筷子在琴弦和指板之间充当变调夹,用两把吉他和循环人声制造了独特即兴片段。整个表演更加放松、恣意,顺利让乐队进入下一轮。

在改编赛中,他们用《噢!乖》进行了更冒险的实验,也由此结束了《乐队的夏天》的旅程。“其实我们的预期就是一轮游或者是到10强,这两个目标都没达到。”李青说,“但我们第二轮演完这首歌,走的是相当帅的,最后我们做到了潇洒和帅的离开。”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噪音袭击综艺舞台

在节目组改编赛的歌单里,李青觉得《噢!乖》是唯一适合乐队的。她在节目里说,这首歌算是她听的第一首摇滚乐。这样一首在广大乐迷心中有特殊地位的歌曲,也注定改编难度非常大。“翻唱特别考验乐队的积累,无论挑选这首歌,还是最后演绎的方式,都是比较冒险的选择,但这也是乐队一向的风格。”张守望说。

更重要的是,这首歌是自2017年乐队重组后,公开表演的第一首新作品。乐队也希望在这首歌里,体现大家几年来的变化和尝试,最好是毫无保留地拿出乐队的能力。

“整个编曲过程特别不顺畅,大家想法不一样。吵,整个半个月的时间都在吵架。”张守望说。这种紧张状态在节目的花絮中也体现出来。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排练中的Carsick Cars(乐队提供)

整首歌李青和李维斯先用贝斯和鼓做出一个编曲的底子,在这个基础上大家一起来改编。但细节上张守望和李青始终在拉锯,是否保留大片的吉他声?是否保留原曲中笛子的部分?仅仅因为歌曲的速度,两人就吵了3天。张守望觉得速度过慢,自己唱起来特别扭,最终歌曲速度从从104速度变成114。

对最终的舞台呈现,三人觉得“在达成共识的范围内,现在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对比一下我们第一首歌和这首歌之间的区别。”李维思认为,如果满分100分的话,这场表演可以达到80分。

100分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可能更不好接受一点,连整句原唱里的词都没有,相当于重新创造一个歌曲。但这毕竟是一个太实验性质一个方式,不一定适合舞台。”李维思说。

和现场演出不同,改编赛最后播出的视频里,吉他噪音被减弱了,歌曲变得相对更容易让观众接受一些。

对综艺节目来说,Carsick Cars的音乐并不友好,甚至有些挑衅,听众会有什么反应?乐队来到《乐队的夏天》的舞台也带着好奇心:既然来了就尝试到底,看看到底会收获怎样的效果。

从最初的现场调音开始,乐队就力图保留音乐中的刺激性。第一首歌调音时,乐队听到最后调出来的东西还是太偏流行,吉他没有那么刺激,现场音响摆的位置也会影响吉他音色的特点。最后乐队跟音响负责人金少刚沟通了半天,说明大家要的就是吉他噪音的刺激,要能量特别大。“最后的效果还是调出来了。”李青一笑,“然后造成了一些人的不适。”

第一轮选歌,节目组曾建议乐队唱中文歌或者改一下中文词,但乐队一致觉得《和声》更合适,这是乐队最早创作的四首歌之一,更代表Carsick Cars的生命力。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乐队本意也就是让综艺的观众们意识到有这样一种音乐的存在。从第一轮明显感觉大家特别不适应,到第二轮包括周迅在内表示更理解乐队的音乐,Carsick Cars《乐队的夏天》之旅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乐队完全理解,节目终究只是一场综艺,并不能当做一个好坏的绝对评判。

反而是节目的PD经过数月的相处,早已和乐队结下友谊,一再“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去抑制自己的情绪”,才能接受乐队离开舞台。

乐夏像是一场心理治疗

张守望把参加乐夏的经历称作一次大型心理治疗,此前乐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密集的相处了。

“节目PD会不停地提问,甚至一个问题要问好多遍,我们每次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有些答案可能是潜意识的,有些事我不知道他俩是怎么想的,这就好像是一次治疗过程。”他说。

15年前,Carsick Cars在北京理工大学成立,最早李青和李维思还在同时期的另一支乐队Snapline打鼓和弹贝斯。用张守望的话说,乐队就是在排练室瞎玩,却从噪音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在成立两三个月后就开始演出,在当时的独立摇滚氛围中开辟了一股新风气。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Carsick Cars:李维思、张守望、李青(摄影师:马森)

出于对Carsick Cars和Snapline的欣赏,美国人Michael创办兵马司唱片,将两支乐队签至旗下。同样由Michael出资的D22则给了更多技术青涩但突破传统的乐队为大众熟知的机会。至今那段时期在很多乐迷和乐手心中仍像是乌托邦一样的存在。

《中南海》成为无数青年心中的最爱,Carsick Cars被Sonic Youth邀请当2007年欧洲巡演的嘉宾。两年后,乐队发行第二张专辑《You Can Listen, You Can Talk》,看似乐队前途无限光明。但2010年11月17日凌晨,守望突然在Carsick Cars的豆瓣小站发表了一篇以乐队名字作为题目的日记,宣布因为音乐理念不同,李青和李维思决定退出乐队。

拉锯从第二张专辑就很严重了,大家都接触了更多的音乐,有了更多的想法。“第二张创作过程特别的痛苦,以至于大家都不想排练,一直在拉锯,但是最后结果是特别好的,真的大家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张守望说,如果碰到Lou Reed,自己更愿意把乐队第二张专辑献给他。

但最后,大家依然因为在音乐上已不能达到一个平衡点而分开。三个人都没有离开音乐行业,但保持着距离。直到2017年9月,三人才再次一同站在混凝草音乐节的舞台上,重新演绎了乐队第一张专辑的所有歌曲。而这场重聚,其实并不是计划之内的,更像是一个机缘巧合。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Carsick Cars(摄影师:马森)

“关于重组的事情我也许问过李青三四次了,每次都被拒绝,包括乐队十周年的演出。”张守望说,“但那次音乐节得到的答复就是:行,就一块演。觉得挺神奇的契机。”

虽然三人现在也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比如李青和李维思喜欢动漫、游戏,但张守望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又比如李青会觉得和张守望全完理解不了互相讲的笑话。但之前分开的日子太刻骨铭心了,现在大家都意识到要一起试着解决存在的问题,然后才能一起往前走。

“不能像之前年轻的时候,想法特别多,说不玩就不玩了。反正我是在找这个方法,可能目前还在融合。我的方法就特别简单粗暴,就是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李青说。

在乐队鼓手之外,李青还有另一个身份——赤瞳音乐厂牌的主理人。日常处理厂牌事务,远离乐手身份,让她反而更渴望做自己的乐队。她相信,既然这是一个明确的目标,剩下的问题都一定有方法来解决。

《乐队的夏天》刚好像一所心理治疗机构,在强度很大的排练、录制以及节目组的逼问下,乐队有了更多的相处和磨合时间。“包括翻唱什么的,挺密集的一个接触,大家其实会通过这么一种比较奇妙的方式,了解对方更深一点。”张守望说。

乐队的两个愿望

8月10日,Carsick Cars推出了乐队重组后的首支单曲《叫醒我》,音乐构筑起了更丰富和悦耳的旋律,多了成熟之后的多元与包容,大段中文歌词也是乐队之前不常用的表达方式。张守望说:“从没写过这么热血洋溢、混合着少年感与对时光的呼唤的歌,这是我们的真心话,但说真心话让人不好意思,说不出口。”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张守望(摄影师:马森)

重组后的三年里,乐队大多数时间都在排练演出一些老歌。“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大家又重新开始创作了,那种创作欲望还挺强烈的。”张守望说。新歌也是在排练过程中特别顺利地创作出来的。在张守望看来,乐队后续还会再慢慢创作一些更高要求、更多变化的歌曲。

除了保持持续的排练和创作的习惯外,乐队也在计划新专辑的录制,目前排了六七首歌曲,但还没有做完整,但肯定会是区别于此前的作品。“三个人中间分开过,各自都在不同音乐领域创作,时间流逝之后,再聚在一起,音乐上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反映。”李维思说,“这种就不用再说了,肯定是不一样,而且肯定是进步的。”

张守望和李青的拉锯还在,这已然成为一种不伤感情的日常。有时排练室的桌子怎么搬都能吵起来,李维思就在一旁特别佛地看着,偶尔蹦几个字出来。很多时候看张守望和李青实在拉锯太久,李维思会站出来说一句劝慰的话,这事儿就解决了。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维思(摄影师:马森)

“我觉得大家有一个共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说,吵吵大家就习惯了,虽然效率很低。”张守望说。

乐队好久没有新的作品,演出也不是特别多,但一波老乐迷确实对Carsick Cars多年来不离不弃。甚至前两年乐队去捷克演出,有个老哥拿出了乐队手写编号的限量CD。张守望有时都惊讶,自己的音乐居然影响了这么多人。如果当初没有认识彼此,没有做音乐,现在三个人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李青做为赤瞳音乐厂牌的主理人,这些年始终在关注年轻乐队。年轻乐手们学习新技术快,行动能力特别强,都让她特别欣赏。在《乐队的夏天》,她也会为新乐队而兴奋,白皮书得高分,对李青来说就好像Carsick Cars自己得高分一样。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青(摄影师:马森)

“原来我们会觉得DIY还有成就感,对现在年轻人来说这都不是个事儿,大家自己拍视频、弄个MV、各种软件、新媒体运用娴熟,而我们上学时还在BBS时代。”她说,“但技术的发展也是双刃剑,虽然说有压力,但自己毕竟还有积累,自信还是有的。”

李青觉得,乐队的新作品一定不能比年轻一辈弱。下一个阶段,乐队能达成共识的还是要出一张特别厉害的唱片,拿作品说话。另一个小愿望,就是在时隔多年之后,做一场比较大的巡演,做特别帅的演出。三个人脚脚踏实地做唱片、巡演,然后慢慢的往前走。

独家专访 | Carsick Cars:我们的音乐对综艺是一种刺激-新音乐产业观察

Carsick Cars(摄影师:马森)

聊到这一点李青反复强调,新唱片“一定要特别牛”,而乐队一定要稳稳地往前走,要有“就特别踏实的那种感觉”。

*除署名为马森的图片为新观特邀摄影师拍摄外,其他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