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趣的是,这样一支严谨得似乎缺乏综艺感的乐队,反而最终以他们的方式达成一条融入综艺的路径。综艺成了大众了解重塑的一张名片。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赵大卓

重塑雕像的权利(以下简称重塑)在演出中从来没与他人有过合作,在得知《乐队的夏天》霹雳合作赛的规则时,华东一时找不到比“排斥”更合适的词。但在与苏运莹的合作中,乐队找到了发挥双方特质的契合点。《At Mosp Here》延续了重塑稳健的舞台,甚至因为苏运莹的加入为严谨的重塑增加了些许“鬼马”的亮色。

“我觉得既然来参加这个节目,适当的规则还是需要去遵守的。”主唱华东说,乐队之前没有参加过综艺,这次大家发现要实现节目的效果,很多事情确实需要协商去做。合作让他们对很多问题有了新的认识,最终反映在舞台效果上,总有出乎意料地收获。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重塑和苏运莹(视频截图)

乐队一直给人冷静、尖锐,甚至有些偏执的印象,这让他们远离社交圈,但又保证他们能专注做出极致的音乐和表演。三轮比赛过后,围绕在重塑雕像的权利周边的质疑,慢慢因为他们舞台上展现的魅力而转变。有人戏称,重塑就是“你看不惯但又干不掉”的人。

与此同时,此次综艺之旅中,重塑也做出了像缩减歌曲这样的诸多让步和改变。野孩子的坚持和退赛让华东佩服,但重塑选择了与规则合作,并且力图呈现最好的舞台效果。这也构成了重塑在“不合群”的外表之下更加“入世”的另一面。

重塑可以后退一点点

重塑的音乐结构严谨,现场也鲜有变化和即兴发挥之处,这也使得此前重塑的演出很少与他人合作。在了解霹雳合作赛的规则后,华东首先考虑的是“如果打破了结构,也就失去了乐队的风格。”但既然要合作,他和乐队决定“尽量在执行过程中让效果变得好看一点。”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东

苏运莹在此前并不知道重塑,但磨合比预想中的顺利,乐队被苏运莹天性中的自由所吸引,找到了合作的基础。因为时间紧张,重塑在保证歌曲段落不受影响的前提下,让出一部分空间给到苏运莹发挥她天性中的自由。与重塑以往的严谨和苛刻不同,整个合作变成了互相启发的过程。鼓手黄锦把苏运莹的加入比作“自由的鸟儿在严密的建筑上自由地跳”。

苏运莹带来的灵动与生机,为整首歌曲增色。重塑的改编巧妙地保留了双方特质,让他们在《乐队的夏天》又一次贡献了上乘的舞台表演。

“在跟别人合作做时,需要把对方的特质、顾虑考虑进来,这样才会有合作这件事情。而不是我附庸于你,或者你附庸于我。”华东说,为了达到更好的呈现,在一定程度上,重塑可以后退一点点。

《乐队的夏天》播完前三轮比赛,看起来刻板、严谨的重塑,其实每一轮都在颠覆着自己此前的形象,尝试着开放与接纳。在华东看来,以前不做不代表乐队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只是之前的一种选择。“但如果在规则之下,必须得去做这些事情,我们并不是不能做。”他说。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一轮的选曲,出于收视考虑,节目组希望把歌曲长度控制在5分钟以内。乐队早期的歌比较短,但大家只想演鼓手黄锦加入之后的歌,其中最短的一首《Pigs in the river》也有6分40秒。如果缩减到5分钟,会损害整个音乐的结构。华东直接告诉节目组“不可能”。但最后,双方都做出了让步,完成了重塑在节目中的惊艳登场。

到了第二轮,此前只唱英文歌词的重塑,在节目中第一次翻唱中文歌曲,还是粤语的《一生所爱》。这一点对乐队来说也完全可以接受,成员都是听流行音乐长大的,对流行并没有抵触情绪,《一生所爱》则是三人都很喜欢的歌。

“改编这些歌不是我们的强项,有幸挑到一首我们有情感的歌,会让这个事情变得简单一些,这个过程变得不那么的技巧化。”华东解释,这意味着乐队可以用情感而不是单纯地用技巧完成创作。

这首歌乐队准备了两三天,排练了两次,整个过程非常顺畅。尤其是在开始大段音乐之后,黄锦的鼓的加入对整个乐曲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排练完,乐队自称对结果就很有信心了。

首次综艺之旅,看起来乐队在融入的过程中没遇到太多挫折,但华东和其他成员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综艺“温水煮青蛙”。“我想尽量让水的温度可以下来一点,尽量坚持自己一点底线上的东西,就是音乐的一个底线。”华东说。

只有一次,重塑萌生过“如果选中我们,一定会弃权”的念头。在第一轮call out环节,张亚东以五度音为题让被选中的乐队即兴PK。“我还记得刘敏说,如果挑到我们的话就完蛋了,因为我们不愿意去做即兴。”华东说,“我不想让很多人认为即兴是检验一支乐队好还是不好的标准。”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刘敏

 

合作,但偶尔“不合群”

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华东自称从没有主动看过一次综艺,主要是没有太多兴趣。他甚至很少看电视,上一次开电视机也是半年之前了。上一季的《乐队的夏天》,他也坦言只是看了一部分。

节目组邀请重塑参加,表示出足够的诚意。乐队经过思考决定做一次体验,当然也是考虑到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让大众了解重塑这样一支气质独特的乐队存在。

工作之余,乐队成员寡言少语,鲜与外界互动。在节目中,乐队更愿意阐释自己的音乐理念,而不是戏剧化的个人经历。录制过程中,这种偶尔的“不合群”之处依然存在。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东在表演中

节目第一天采访乐队,看完排练,PD、摄影和乐队一起吃了个饭。PD说,希望下面大家能够特别坦诚,像朋友一样。“我现在不能承诺你,我们才刚刚见面没有4个小时,不可能现在就成为朋友,但希望大家在以后的相处中互相有更多了解,那么慢慢地我会对你坦诚。”华东直言不讳。

改编赛前,节目组想去华东家里拍一些素材,看看乐队是怎样改编《一生所爱》的,也被华东拒绝了。他说,乐队可以拿手机拍完发给节目组,但不想暴露太多个人生活方面的东西。他又补充说,“当然疫情下他们进小区确实也挺麻烦的。”

这种慢热性格的结果,就是节目组很多需要的素材都没能如愿录制。另一方面,乐队也承担了一定的损失,在节目中的呈现多少没有那么“立体”。

在节目里,重塑和华东展示出一副孤傲的形象。采访中,华东直言重塑的加入可以提高整个节目的level,表态“希望重塑的音乐是可以挑选观众的,而不是让观众来挑选我们。”花絮中,他在节目后台看大部头的书,在排练中严谨到需要打卡。“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打过卡,排练的状态其实很松散。比如约好2点半排练,可能人3点才到,最多晚上请大家吃个饭。”华东说。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东(视频截图)

这一定程度上让乐队形象标签化,导致了舆论的反弹,引发了关于乐队“做作”的攻击。这种反感延伸到乐队的音乐创作上,甚至乐队的生活方式上,成员的私人信息也随之被扒出。

“其实我们算是比较皮实的,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我们做的事情是没有问题的。”华东说,“但实际很多分析重塑问题的,我觉得没说到点子上。如果真的是能够说清楚重塑的问题在,我绝对会承认的。”

舞台下的主唱华东声音很轻,但语速很快、逻辑严谨、信息密集,偶尔有些幽默,待人接物显得很绅士。“严肃不代表粗鲁,更不代表没有礼貌。”华东这样解释。他说,自己这些年性格并没有多大变化,但会收起锋芒,不像年轻时那样直怼。更多时候,他宁肯用音乐来说话。

随着节目播出的进行,关于重塑的争议慢慢被对乐队舞台魅力的欣赏取代,大家进而发现乐队在后台也并不总是那么严谨到死板,反而还有些可爱,甚至华东本人频繁成为表情包存在。之前重塑惹人烦的地方反而慢慢成了他们性格上惹人喜爱的特别之处。

寻找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综艺之外,摩登天空是重塑最信任的合作对象。双方审美一致,能够互相支持和包容,在15年间建立了牢固的伙伴关系。重塑曾有8年没出过新唱片,公司也没有给予任何压力。在录制《Before The Applause》时,一度预算不够,公司很痛快地追加了预算。

当年,在德国留学的华东退学回国做乐队,因为“音乐更好玩,因为会有更多未知的东西”。乐队出道比他预想的顺利。2005年1月在旧的愚公移山酒吧,瑞典乐队“国际噪音阴谋” (The International Noise Conspiracy)来中国演出。重塑作为8个暖场乐队之一第一个出场。演出后沈黎晖找到华东,很痛快地和乐队签约。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重塑的专场

华东曾回忆,重塑刚开始排练时,大家没有设备,没有音响,只有一套鼓,吉他和贝斯接在一个音箱里面,就只能扯着嗓子干吼,就这样排了可能大半年一年。从第二张唱片开始,摩登天空会给乐队预付金,这让乐队从经济上告别了地下乐队的“死磕”时代。

“我们当初曾经也经历过那种真的是纯地下的状态,一场演出来两个人,但我相信最起码这些乐队没有一个人打心底里面会说:我引以为豪,我引以为傲。”华东说,“我相信每一个经历过地下文化的乐队,大部分都是出于无奈。”

在华东看来,他完全无法认同节目中关于“地上”和“地下”的争论。在他看来,新一代乐队所处的整体环境都已改变了,很多乐队不会再经历所谓“地下”生活,但外在条件的差别不会影响到大家对音乐的热爱。

节目花絮里,华东会在排练室外“偷看”傻子与白痴。“其实我是光明正大地看。”华东笑称,重塑曾经两次跟傻子与白痴同台,对他们印象很好。当天两支乐队在排练室先后排练,他也好奇傻子与白痴用的什么设备,什么效果器。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东(视频截图)

“我更多能够看到他们身上的可能性,这比此刻他们的作品是否能立得住更加重要。”华东说,这一季节目中很多年轻乐队都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些年来,重塑也始终努力在音乐中找耳目一新的感觉。现在的鼓手黄锦是2015年加入重塑的。他迅速融入乐队,给乐队带来的新的启发。一年半的时间内,这支一向产出很慢的乐队竟排出5首新歌,在2017年发布了转型之作《Before The Applause》。乐队抛弃了以往后朋克的元素,加入了更多合成器、丰富的音效、循环的loop。

“在写一首新歌的时候,我们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个方式都用过了。”这也让乐队的产出非常缓慢,因为觉得总是不满意。作为有丰富海外演出经验的乐队,重塑清醒地意识到国内独立音乐与海外的差距。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寻找新的可能性,“在我们的聆听范围之内尽量做到新鲜。”

专访 | 重塑雕像的权利:与规则合作,但不做附庸-新音乐产业观察

重塑成为传奇乐队Depeche Mode的巡演嘉宾(2017)

最夸张的情况下,一首歌排练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始终卡在最开始的地方。作为一支2003年就成立的老牌乐队,在日复一日的排练之下,产出实在是有限,但乐队八成歌曲都在这样严谨的磨炼下诞生的。

有趣的是,这样一支严谨得似乎缺乏综艺感的乐队,反而最终以他们的方式达成一条融入综艺的路径。综艺成了大众了解重塑的一张名片。远在南京的父亲在《扬子晚报》上看到了儿子的消息,特别开心地给华东打电话。“我妈还说刘敏的头发烫的好。”华东说,“对于他们来说,乐队是个新鲜事物,现在他们觉得好像你可以养活自己了,还有一点小小的知名度了,那就行了。”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由受访者提供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