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乐队综艺火起来后,上综艺、成名、登台音乐节成为音乐公司打造明星乐队的“一条龙”服务,这一诀窍为乐队的发展打开了新的上升通路,但对于音乐圈来说,生态也随之发生了转变。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肃肃

疫情让线下演出低迷了大半年,十一长假期间终于迎来大爆发。户外音乐节既能听音乐,还能满足郊游和消费的需求,成为了主办方和观众共同的选择,据票务网站数据显示,10月1日至10月8日期间,全国有超过25场音乐节举办。

二十余场音乐节遍布全国各地,经典品牌如草莓音乐节、咪豆音乐节,十一期间落户北京、成都、南京等地,此外,青岛、海口、贵阳、大理乃至位于青海的海南州等地都有音乐节举办,可谓遍布大江南北。

小长假音乐节被“乐夏系”乐队霸屏,没上过综艺的乐队日渐艰难?-新音乐产业观察

今年10月,音乐节市场又活跃起来了

“乐夏系”霸屏,登台音乐节数量超2/3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音乐节的阵容。《乐队的夏天》无疑是今年热度最高的音乐综艺,让不少乐队“破圈”成为大众明星,参加“乐夏”的乐队也成为十一音乐节的主力队伍。如五条人、新裤子乐队、重塑雕像的权利、Joyside、法兹乐队、刺猬乐队、超级斩、马赛克乐队、福禄寿等,频繁出现在各地音乐节官宣的名单中。

据粗略统计,在十一期间的二十多场音乐节中,没有“乐夏”乐队登台的音乐节数量仅有七八场,不到总数量的三分之一。曾有业内人士透露,与没参加过“乐夏”的乐队相比,参过过的乐队在演出费上有明显优势,从今年十一的音乐节市场来看,这些“乐夏系”乐队,在演出场次上也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众所周知,音乐节是很多年轻乐队崭露头角的地方,也为一些较边缘的乐队提供工作机会和收入来源。《乐队的夏天》播出后,观众的关注度都在综艺节目上,音乐节也被参加过综艺的乐队“挤占”,那没上过综艺的新乐队生存状况会不会更加艰难?“乐夏”的播出,真的让音乐圈的生态变好了吗?

小长假音乐节被“乐夏系”乐队霸屏,没上过综艺的乐队日渐艰难?-新音乐产业观察

“淄博麦田音乐节”,超级斩的表演吸引了现场观众的手势联动

造星模式:上综艺、登台音乐节“一条龙”

综观今年十一期间的音乐节,“乐夏”的乐队参加与否,与音乐节的商业化程度有很大关系。

没有“乐夏”阵容的音乐节分为两种,一类在中西部地区的非一线城市,如青海、贵州等地,该类音乐节以民族特色为主,或与当地文旅项目和文创项目结合,与地方政府的联系较为紧密,可以说盈利的诉求并不是很强。另一类则是高度垂直的音乐节,比如说唱、亲子类音乐节,尤其亲子类音乐节,观众需求明显不与“乐夏”中的乐队吻合。

而在一线城市或“包邮区”的音乐节中,“乐夏”的乐队成为市场青睐的对象。其中最忙碌的当属五条人,十一8天长假中,他们几乎每天都有演出。在《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播出之前,五条人作为地域性特色极强的乐队,在普通观众心中并没有广泛知名度,综艺播出后他们的行程明显繁忙了起来。不止在十一小长假期间,从9月下旬开始至十月中下旬,他们都在参加各类音乐节演出。而这些演出的地点,几乎都在他们出身的潮汕和粤方言区之外,这样的演出频率,明显与参加节目后走红有关。

小长假音乐节被“乐夏系”乐队霸屏,没上过综艺的乐队日渐艰难?-新音乐产业观察

“草莓音乐节回归”首站定在海南

有人说,今年的音乐节成为《乐队的夏天》的线下版。诚然,参加“乐夏”的乐队,几乎被摩登天空太合音乐这两家音乐公司垄断,而这两家音乐公司又分别主办草莓音乐节和麦田音乐节,在设置音乐节阵容时,多安排自家乐队登台也是必然现象。五条人作为摩登天空旗下的乐队,每一个城市的草莓音乐节中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而白皮书和超级斩是太合音乐旗下的乐队,麦田音乐节也是他们一定登台的舞台。

相比于这些认知度高的乐队,没上过综艺的小乐队就弱势很多,从今年十一的音乐节形势看,小乐队的身影也明显变少。不少音乐节的宣传文案只围绕参加“乐夏”的乐队展开,小乐队难以获得一席之地。

生态改变:边缘乐队收入保障被打破?

乐队综艺火起来后,上综艺、成名、登台音乐节成为音乐公司打造明星乐队的“一条龙”服务,这一诀窍为乐队的发展打开了新的上升通路,但对于音乐圈来说,生态也随之发生了转变。

按照原有的音乐圈生态,乐队依靠在市场上的演出积攒人气,Livehouse与音乐节的演出是新乐队“冒头”的首选场地。很多乐队凭借一场接着一场的演出被观众熟知,也被同行认可,从而获得更多的机会。对乐迷来说,他们认识一个乐队的最初场景也往往出现在音乐节。

小长假音乐节被“乐夏系”乐队霸屏,没上过综艺的乐队日渐艰难?-新音乐产业观察

熬过疫情冲击,音乐节开始在全国各地复苏

每年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演出,也保障了相当多普通乐队的生存。虽然每支小乐队的演出收入可能不多,但每年多次参加音乐节就相当于这个乐队的“日常工作”,乐手的收入就来源于此。这些数量可观的小乐队构成了音乐圈的基座,音乐节的收入保障了他们的生活,和继续做音乐的费用。

随着乐队类综艺节目的火爆,音乐节的生态被改变,音乐节成为走红乐队面向观众的地方,更是粉丝现场追“爱豆”的地方,对这些乐队来说,曝光机会的增加理所应当,但对没登上过综艺舞台的边缘乐队,无异于一种打击。

这并非否认“乐夏”类综艺的价值,毕竟是它们带领原本小众的乐队破圈,让一部分乐队“先富”了起来。只是综艺的效应会给赞助商留下刻板印象,越来越多的音乐节只选择上过综艺的乐队,其他没上过综艺的“遗珠”乐队会更难被观众认知。这也容易给从业者带来误导,大家看到登台综艺后的“一条龙”待遇和走俏的商机,便纷纷效仿蜂拥而至,进场后发现,只有头部的乐队才能赚得盆满钵满,并且需要有大的音乐公司或厂牌在背后运营,所需的宣传成本、运营成本极高,“新下场”的人就很难分得一杯羹。

当然,乐队类综艺新兴不久,“乐夏”效应与音乐节市场之间还在慢慢磨合,可能在观众广泛接受了乐队和音乐节文化后,这些没上过综艺的边缘乐队会慢慢被认可,也能成为乐迷的个性化选择,行业也会呈现出长尾效应。但在目前,各大平台和厂牌可能要先有挖掘和扶持新乐队的意识,让行业可持续地发展下去。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