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陈绮贞+鬼卞、周深+王子、毛不易+祁紫檀、徐佳莹+Hush、王源+蔡健雅……音乐人之间1+1的创作模式下,5位金牌制作人制作了一张名为《不完美人生指南》的合辑。最近,我们跟出品方十一音乐的两位创始人荒井十一和胡楠聊了聊,他们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

作者 | 赵大卓

女孩的手机蓝牙误连了爷爷的收音机,正在阳台浇花、听戏的爷爷,听着突然传来的新鲜音乐,好奇地把收音机贴近耳旁。这是《不完美人生指南》预告短片中的一则,标题是“给新歌一个机会”。

据统计,现在华语乐坛平均每个月上线新歌超过5万首,绝大多数歌曲都没有机会被听到。出版一首歌、一张专辑门槛变得极低,看似传播渠道越来越多,但音乐本身的穿透力却变得似乎越来越弱。

新的音乐、新的歌手,如何被更多的人听到、被更多的人认识?如何让音乐本身再次成为关注的对象,而不仅是影视OST或者综艺、短视频的点缀?这是制作人荒井十一和十一音乐策划合辑《不完美人生指南》的初衷。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11月5日,集结了24位华语音乐人的合辑《不完美人生指南》上线,在音乐圈里实现了一次现象级霸屏,也在各互联网平台上取得了不错的数据。而在背后,是团队超过一年的策划与筹备,以及让音乐重回大众视野中心的决心。

“我们希望创造这个事件,激发大家对音乐本身的兴趣。”荒井十一说。

给新歌寻找一个机会

“最初是希望创作人能做自己的音乐,但现在是不是还得靠量、靠不一样的人来带出影响?”荒井十一毫不避讳,促成新老音乐人合作的最初动机就是考虑到后续的传播。

曾凭莫文蔚的《不散·不见》、阿爆的《Vavayan》,荒井十一两度拿下金曲奖“最佳专辑制作人”奖。他身边集结了很多资深音乐人资源,同时这些年他也发掘了诸多有潜力的新人。他切身感觉到,当下的新人入行后缺乏有效的引导,也缺乏被注意到的机会。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荒井十一

随着交流深入,荒井十一越发觉得,其实音乐人本身有很多想表达的内容,只是市场并没有留给这些音乐相应的空间。如果能创造一个事件让音乐人有展示的机会,让大众接触不一样的音乐,这件事本身是非常有价值的。

但音乐人们对新的合作方式又很陌生,不知如何下手。如果只是空泛地聊合作,很难执行落地。“需要能够用一句话能讲得出来的,大家又能想讨论的点。”于是,有了 “不完美人生”的概念设定。

“有名的音乐人被看到的都是光鲜亮丽的一面,但他们跟普通人一样都会面临很多困惑。像莫文蔚会觉得时间不够用,A-lin会觉得大家都认为她一定要唱情歌。他们也面临自己人生的问题。”荒井十一说。

类似的问题,在荒井十一身上同样存在。他最初开创十一音乐厂牌,是希望帮助更多创作人在市场上发声。但如今音乐市场越来越快餐化,甚至会有客户期待他能在两周内完成一首能获得金曲奖的作品。传统的唱片企划概念不复存在,用心的创作反而容易被边缘化。

“我们在卖的是音乐,但第一考虑的不是音乐,这件事本质上是有问题的。”荒井十一说。他决定做更大胆的尝试,让新老音乐人围绕一个主题共同创作,同时在音乐表达上给大家充分的自由。

由最初的理念发展出完整的企划,这样的操作方式和传统唱片业一脉相承。但更开放的创作方式,又给了整张唱片的表达留下更多可能。

荒井十一跟合伙人胡楠在短时间内定下了《不完美人生指南》的企划方向,第一时间飞去台湾,找到了制作人陈建骐。随后,陈君豪、郑楠、倪子冈三位金牌音乐制作人也参与到项目中。“一个人的表达毕竟是有局限的,每个制作人都有想合作的音乐人,大家一起来聊,会让整个项目的包容度更高。”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陈建骐(右)、许光汉(中)、魏如萱(左)在讨论歌曲《什么跟什么有什么关系》

大家先是自己在纸上列出想合作的音乐人,一列是资深音乐人,一列是新晋创作人,再进行可能的排列组合,同时参考音乐人本身的意见,确定最后的搭配。

出乎意料的是,尽管对项目最终的效果不确定,音乐人还是表示出相当的参与热情。这其中除了基于对几位制作人本身的信任,更显示出音乐人对创作和表达的渴望。

虽然组合是双向选择的结果,但音乐人本身都有自己的创作想法,这其中的平衡、磨合大多由制作人把握协调。而作为制作人,荒井十一始终信奉创作者要多沟通、多交流,才能发掘自身所长,把特点发挥到极致。

“直到进入具体操作,我们才知道自己发起了一件多么难的事。”十一音乐合伙人胡楠说。这种难不仅在于众多音乐人、制作人的统筹,更在于如何让这些更具个性化的表达真正被市场理解,让大家的用心真正被传达出去。

打通更多可能的渠道

从2019年10月22日开始确定音乐人,2020年1月7日开始制作,到8月15日最后一个组合成形、10月14日所有歌曲制作完成,《不完美人生指南》的筹备、制作前后跨度长达一年。

莫文蔚和郭一凡是最早确定的组合。“荒井问我对这个题材立刻想到是什么?我觉得是时间不够用。”莫文蔚说。《时间里的飞人》是莫文蔚2014年《不见·不散》专辑中讨论时间的歌,郭一凡也由此获得灵感创作了歌曲《自洽》。

最开始,大多音乐人还不明确合作该如何进行。《自洽》录完后,整个企划有了成形的“范例”。

创作上的磨合,是整张合辑制作最耗费心血的部分。“徐佳莹和Hush本来就是好朋友,但对于音乐人来说,创作往往又是很私密的事情,这其中就需要制作人来协助沟通。”胡楠说。最终,两个人在录音棚里面以一人一句类似于battle的方式创作歌曲,完成歌曲《进化》。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徐佳莹与HUSH的合作曲目《进化》

毛不易本来很希望和祁紫檀合作,但祁紫檀的创作却在他平时唱歌的习惯之外。拿到新歌《爱痕森林》,毛不易的第一反应是“很难唱”。在制作人的引导之下,通过编曲、录音,毛不易最终完成了之前从没有过的尝试。他说:“第一次和原作者一起唱歌,有一种探索的感觉。”

最终,合辑收录了十一首歌曲,除了荒井对“十一”这个数字的执念之外,这十一首歌也是被打磨后较为成熟的创作。

但在当下,在大家都在探讨流量的时代,即便是这样一张云集了诸多优秀音乐人的合辑,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也要面临考验:如何让音乐本身能唱主角,能成为一个事件,能值得大家去关注和探讨。

“如果有能力,我们是不是应该承担更多的角色?除了制作专辑,给音乐人更好的环境去做完整表达的同时,是不是应该争取一些别的可能和机会?”胡楠说。

随着要实现的想法越来越多,《不完美人生指南》由最初的一个念头发展为庞大的企划。它继承了传统唱片业的工匠精神,同时又充分体现了网络时代的开放性。不仅在音乐上为众多创作者留下充裕的表达空间,在传播上也连接更多平台合作方,为合辑理念的输出打通更多可能的渠道。

最终的合辑,由十一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联合出品,由环球音乐独家海外发行。十一音乐不但为每一首单曲设计封面,还破天荒地创作了十一支预告短片,上线独家短视频合作平台抖音。该系列可以看作是为合辑定制了一套广告宣传片。

“充电篇”中,社畜和甲方battle无果后,听歌放松;“接力篇”中,女孩骑车在路上,偶然发现擦身而过的人唱着同一首歌;“司机听歌篇”中,出租司机送走客人,停在路边独自享受音乐。“夜宵篇”中,还请来脱口秀演员何广智和Matzka玛斯卡搭戏……每一段剧情,都源自生活中真实的细节。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独自在路边享受音乐的出租车司机

在专辑制作过程中,摄影团队在两岸三地取材,十一首歌的幕后花絮短片,和时长17分钟的完整纪录片,陆续在独家纪录片合作平台Bilibili音乐上线。

“不能否认,视频在这个时代就是有很重要的作用。”胡楠说,“我们想有没有可能找到一个方法,让每一个人觉得都好玩,让整个项目被关注到,会被打开。”

当然,所有传播还是围绕音乐话题本身,而不光是以搏噱头的方式吸引注意。

从最终数据来看,《不完美人生指南》在C端已然掀起了一波热度。合辑上线半个月,网易云音乐播放量已超过1亿,收获评论超过13万条。微博上话题热度超过2亿,《爱痕森林》、《资深庸才》、《在哪里都很好》等歌曲陆续登上热搜。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抖音上,合辑作品也在一定范围内实现破圈。专辑60秒音频上线2周内,播放量突破1.7亿,站内#不完美人生指南#相关话题视频播放量超过2.4亿次。而张含韵使用A-lin和倪子冈《不屑完美》做BGM的短视频登上了抖音热搜第一,#学生装召唤张含韵#话题衍生的视频播放量超过1.2亿。

让音乐回归音乐本身

合辑引发大众关注,必然伴随着争议。对很多听众来说,合辑中的歌曲突破了平时的听觉习惯,难免会对音乐人突然的变化感到讶异。

许光汉和魏如萱合作的《什么跟什么有什么关系》、A-lin和倪子冈合作的《不屑完美》、王源和蔡健雅合作的《在哪里都很好》几乎都颠覆了此前大众对歌手的固有印象。周深也说,和王子合作的《资深庸才》是“有点冒险”的尝试。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王源与蔡健雅视频交流

这些并不是有意策划,而是音乐人带着好奇心互相选择后,碰撞出的真实想法。譬如,陈绮贞出人意料地选择了鬼卞,因为“他的创作和声音跟我是可以找到契合点”。她在《完整的我》中第一次尝试了rap。胡楠说,“他们自己在录音棚里玩得很嗨。”

胡楠笑称合辑是一份“自选套餐”。这些创作丝毫没有市场目的性,更多满足了音乐人的自我表达,让音乐回归音乐本身。歌迷“喜欢就超喜欢,不喜欢的可能还蛮反感的”,“但之前这种音乐连机会都没有,还是挺可怕的。”

刘若英在柯智棠出道前就注意到他的音乐,想过请他来写歌。但如果不是这次企划,两人几乎没有机会合作,也就不会有《每天的不理想》这样的歌诞生。

再比如两组音乐人被荒井十一和胡楠称为“中生代”的搭配——苏运莹、岑宁儿和艾怡良,以及Matzka玛斯卡、马思唯和NINEONE——彼此的曲风完全不同,也没有合作的机会。在制作人的启发下,各自用拼贴的方式合作完成《聊天室》、《将错就错》,大家在游戏般的创作过程中重拾音乐的乐趣。

《不完美人生指南》幕后:如何让音乐本身成为大众事件?-新音乐产业观察

苏运莹、岑宁儿和艾怡良合作《聊天室》

从实际的传播效果看,《不完美人生指南》多少已实现了最初的企划目标,以音乐为中心制造一次大众传播事件,让大众重新回到对音乐表达、对音乐生产创作的讨论中。同时,为更个性化的音乐争取市场空间,让音乐人能在自由创作中收获满足感。

对音乐从业者来说,这样的成功无疑给行业注入一剂强心剂。有从业者说,如今成名歌手发唱片都很谨慎,这样有完整理念、创新想法的企划已经很少见了。

业内人士惊讶于团队惊人的执行力,心甘情愿地为专辑宣传助力。“很多朋友都主动帮助传播,让我非常感动。”荒井十一不时收到音乐圈朋友的问候,对这次企划表示肯定,询问今后合作的可能。

“我们只是抛出一个砖,希望大家都多想一些办法。”在荒井十一和胡楠看来,单凭一家音乐公司恐怕难以左右行业大的方向,但至少每个人都能尽自己的一份力。

这样的理想主义也延伸到《不完美人生指南》的企划中。从商业上来说,《不完美人生指南》“至少不会亏钱”。荒井十一和胡楠也决定,让参与企划的幕后制作人也能分享收益,不辜负每一个付出劳动的音乐工作者。

一个是金牌制作人,一个是资深经纪人,两人创立十一音乐之初,就希望能帮助有想法的音乐人在市场上找到位置。十一音乐本身签约的音乐人也不是流量型,这其中探索的艰难,荒井十一和胡楠心里最清楚。

去年,十一音乐与环球音乐签约合作,这是环球音乐首次与音乐厂牌在中国进行结盟合作。荒井十一希望能通过更多的合作,能为个性化的音乐打通更多出口。《不完美人生指南》算是团队又一次突围的尝试。

在他看来,一个健康的音乐行业的人才结构应该是金字塔形,大家有正常的上升通道,而现在整个行业更像是葫芦形,太多的中坚力量卡在中间寻找出口。

“如果不健康到一定程度,肯定会出现断层。我们这小部分的人,得自己想办法。”荒井十一说。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