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Spotify在英国的产值占比超过了10亿美金,而最终分到音乐产出者手里的,却只有13%不到的份额。而且,以上举出的实际例子都是已经拥有了固定乐迷基础以及知名度的音乐人,从没有饭吃到半年换一天的饭钱,再到一年换一个月的房租……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九鱼

疫情对全球音乐行业的影响,显然并没有随着时间而递减,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分析师预计,今年全球音乐行业的总收入将同比下降25%左右,这也导致行业内之前就存在的隐患,也顺势浮出了水面。

央视财经频道《第一时间》栏目在近日播报了一条:“演出取消,疫情致全球音乐行业受重创”的新闻,其指出作为海外市场中占比值最大的音乐平台之一:Spotify,已成为了当下的众矢之的。

10亿美元产业的13%

“流媒体播放带给我们的收入非常少,每播放一次歌曲,我们的报酬大约只有0.004英镑(约合人民币3分)。音乐行业的生态快要完了,现在大约一半的音乐人没有饭吃。”

英国戈麦兹乐队成员汤姆·格雷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道,而这,并不是某个特例。

独立摇滚乐队Stolen Jars的知名度虽然不及Coldplay或者U2,但他们也不是完全的地下无名氏。在疫情之前,他们每年都有固定的巡演演出,曾经被NPR和《纽约时报》都单拿出来推荐过,还有作品曾出现在了Ipad广告中,是一支已经拥有了中等乐迷基数的乐队。

在Spotify上,乐队每个月都至少有超过两万名固定听众,但乐队负责人表示,在他作为乐队成员以及大多数乐队作品主要作曲人、制作人的情况下,每年他能从流媒体平台上获得的收益只有1500美元到2000美元(8069元到13078元)之间,而这个数字只能刚好够支付他在纽约单月的公寓租金。

单次播放就给3分钱,海外音乐人集体审判Spotify-新音乐产业观察

英国著名古典小提琴家塔斯敏·利特尔,获得了包括英国古典音乐奖(Classic BRIT award)和伊丽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颁发的大英帝国勋章等荣誉。她在Spotify上每月有超过60万的听众,她的多首作品也都出现在高收藏量的歌单中,比如拥有190万收藏者的“古典元素”歌单。

在2020年上半年,她的作品在Spotify上总流量大约超过了350万,但却只在Spotify上得到了12.34英镑(约合108.12人民币)的报酬,相当于说,她在Spotify上半年的收入还换不来一天的饭钱。

就Spotify在英国的产值占比超过了10亿美金,而最终分到音乐产出者手里的,却只有13%不到的份额。而且,以上举出的实际例子都是已经拥有了固定乐迷基础以及知名度的音乐人,从没有饭吃到半年换一天的饭钱,再到一年换一个月的房租……

可想而知,剩下的大部分正在希望凭借作品而获取乐迷与知名度的音乐人们,在疫情期间,单靠将作品上传到流媒体平台来养活自己,几乎就是空谈。

所以很多音乐人不得不一边做音乐,一边开展副业来维持生计,从Uber司机、撰稿人到教育行业,都有这些音乐人的身影。

单次播放就给3分钱,海外音乐人集体审判Spotify-新音乐产业观察

另外的87%去哪儿了?

根据音乐产业分析公司Soundcharts对流媒体支付的详细调查,流媒体平台将其年收入的60%至70%支付给“版权所有者(rightsholders)”,这个群体包括音乐人、唱片公司、歌曲作者、出版商,任何在某张唱片的销售中有财务利益的人。

需要在此补充的是,虽然音乐人也归属于“版权所有者”的范畴,但对于已有厂牌或者唱片公司合约的人来说,能从中分到的占比往往不到一半。

在Spotify年中发给股东的一封信中预计,2020年平台的总收入约为90亿美元至95亿美元,这将使今年版权所有者的总收入达到60亿美元左右。然后,根据在特定时期内,音乐人的作品流量在总流量的占比,来分配给音乐产出者(以及他们的相关厂牌等等)。

也就是说音乐人获得的报酬并不以其自身的流量值来转换,而是以平台流量占比来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像前文提到的塔斯敏·利特尔,大约超过了350万总流量也只有108元收益的原因。这也导致了音乐行业的贫富差异被加倍拉大。

好比说,在2020年的整个时间里,只有一个人在Spotify上播放了一首歌,但已有的订阅者持续付费,资金就会源源不断地涌向Spotify的同时,那一首歌就能独自赚取平台一年的所有分成。

单次播放就给3分钱,海外音乐人集体审判Spotify-新音乐产业观察
图片 via Drew Litowitz

残酷吗?Soundcharts还提供另一种观察方式来解释Spotify报酬算法,以此揭开87%的去向以及“蒸发”路线:

例如,Spotify在上月推出新功能“发现模式”,看似是在为更多的音乐人提供知名度和收听量发力,但实则是为了达到让人们长时间收听的目的:比如在你听完一张专辑后就会自动播放类似的音乐。而这时,平台就会将平均每“流”的价值降低。

这并不是因为Spotify突然节省了支付费用,而是因为人们在流媒体播放更多的歌曲时,一个“流”就会被稀释成一块更小的蛋糕,并且随着基数的增大而越来越小。

对于那些经常被这些功能推荐的老歌来说,是件好事,因为有点也总比什么都没有要来得好;但对于新发布的,或者没有被推荐到的音乐作品来说,则在平台变向的引流中被动缩减了报酬份额。

Spotify在2017年与唱片公司重新谈判过合作协议之前,其支付金额比现在高出了10% — 20%。当时,唱片公司同意削减他们的报酬,从而减少音乐人的报酬,因为唱片公司认为他们需要Spotify来确保自己的生存。

随着流媒体每年在唱片业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让唱片公司在短期内集体改变主意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Spotify审判”的发起

欧美音乐人对Spotify的抵制从疫情爆发开始,已经持续了快大半年的时间。年中,一个名叫音乐家和联合工人联合会(UMAW)的新组织在美国成立,提出了“一流一美分”的诉求,并开始在网络上收集签名,截止到现在,该组织已经收集到了近2.6万个签名,其中包括Downtown Boys,King Gizzard、Ted Leo、Lorely Rodriguez、Jay Som、Frankie Cosmos等知名音乐行业从业者。

“我们相信,改变音乐的唯一方法是,从少数支配我们行业的富裕公司那里共同获取资源和力量。我们邀请所有音乐工作者,包括音乐家,DJ,制作人,路政人员及其他人,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还致力于利用我们作为音乐工作者的力量,加入我们在全球的同胞的更广泛的斗争。我们代表全民医疗保险、绿色新政、废除ICE等等。音乐工作者也是工作者,现在该是我们组织起来维权的时候了。” —— UMAW

单次播放就给3分钱,海外音乐人集体审判Spotify-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久后,由汤姆·格雷带头的英国音乐人也及时地做出了回应,英国音乐家联盟和作曲者协会合作的“保持音乐活力联盟”(Keep Music Alive alliance)也讯息发出声明,该联盟成立旨在弥补流媒体服务支付的“严重不足”。

“我现在没有任何朋友不担心经济问题,”UMAW发起人之一、Speedy Ortiz吉他手兼作曲家的赛迪·杜普伊斯说,“对我认识的大多数全职巡演的音乐家来说,他们在这之外的工作都是以服务业为基础的,他们也不能再回到这一行业中去。”

“我们真的只想让音乐活下去,这对我们、对下一代音乐人、对经济、对文化都有好处。”

而Spotify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对此做过的正式回应则是:推出了上文提到的“发现模式”,在所有音乐人在为更公平的酬劳发力的时候,平台却以更新算法的名义,找到了从音乐人身上获得更多利益的方法。

随后,Keep Music Alive就成功推动了政府对流媒体行业进行审查,希望由政府部分的介入来加强对平台支付方式的额外监管,通过路透社的报道,目前英国政府已经正式介入调查,但可能要到明年才能得出一个结果。

UMAW作为一个致力于解决流媒体等一系列问题的新组织,尚未正式提出具体的变革要求。这两个组织都承认,改善流媒体的过程将会是一场拉锯战,但绝对是有必要的。

正如推特上某个Spotify注册音乐人说的一样:我们要的不多,基本工资标准就好,还没想过靠着音乐买房买车,但至少得足够喂饱我自己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