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蔡徐坤的“极度克制”延伸到工作中。他没有忙着流量变现,也没有盲目跨界影视等领域。从始至终,音乐都是他抵挡误解的最佳武器。 即便是做音乐,他也没有急于展示自己,保持了“极度克制”的节奏。工作人员评价:“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很多事情也都能自己作出正确的决定。”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赵大卓

见到蔡徐坤是在《奔跑吧兄弟》济南录制的间隙。他在综艺中真实不做作的表现,连带着“光速钻被窝”之类的片段迅速出圈,让公众见识到酷帅之外颇具综艺感的蔡徐坤。

音乐中的蔡徐坤同样展示出多面性。蔡徐坤出道以来的首张专辑上线后,先行放出的三首作品,音色变幻莫测,曲风也不尽相同,但又分明带着熟悉的蔡徐坤式的审美印迹。有歌迷惊讶于“原来蔡徐坤的低音可以这样”。

“我现在说话不也是这种声音吗?”提到自己切换自如的音色,蔡徐坤一笑,“我的声音是比较多变的。但你说到底哪一个是我?这就是个迷了。”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专辑就叫做《迷》。到目前为止,只上线了三首歌。整张专辑到底什么时候会完整呈现?后续的歌曲又隐藏着怎样的惊喜?该如何理解多变的蔡徐坤和他的音乐审美?围绕着专辑还有很多未解之谜。

而在蔡徐坤眼中,“迷”恰好是对专辑概念和自己音乐创作最好的概括。

在融合中,找到舒服的中间值4月13日,《迷》正式上线。不出意外,专辑首日销量突破6200万,创造了1分33秒3000万,一小时5000万,三小时专辑总榜第一等多项记录。除了这些数字,还明显可以感觉到蔡徐坤在音乐上更加完整和成熟。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蔡徐坤新专辑《迷》从intro中《#0000FF》浓郁的氛围感开始,《迷》、《默片》两首歌又回到《情人》般的迷幻悦耳兼备可听性,专辑显然从概念开始就做了细腻的规划。自2020年5月24日《情人》上线,蔡徐坤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发布新作。在这一年中,他对自己要做的音乐有了明确地认知,《迷》是最终交出的答卷:

“《迷》这张专辑,其实在做的是一种关联。前两年更多的还是在尝试,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试过了以后,你才知道到底什么是你最爱的和你最想要的。这张专辑为什么是正式专辑,因为从这张专辑开始所有的东西不是阶段实验的产物了,它已经相对完整,这就是我的东西。”

盘点蔡徐坤出道以来的成绩单,音乐风格跨度极大。从2018年8月首张EP《1》,到凸显风格的《Wait Wait Wait》,再到与林宥嘉合作尝试抒情的《没有意外》,EDM风格的《Bigger》,Remix的《Pull Up》,带有soul味道的《Hard to Get》,再到偏向唱跳的EP《Young》等,15首原创歌曲没有一次的风格是重样的。

在“越玩越开”的音乐实验中,《情人》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意境优美的歌词,巧妙的音色变化,加上悦耳的旋律,让《情人》一上线就迅速跻身各大榜单首位,至今依然拥有着庞大的播放量,跃升为国民级别的出圈歌曲。蔡徐坤也在音乐性和流行性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对在中文语境下融合多样的曲风越发驾轻就熟。

“我现在更多地是在做一个事情,就是用中文去融合各种各样的音乐元素、风格,我都用中文去把它体现出来。《情人》、《迷》是一个递进的过程。我现在的习惯会更多以中文的角度出发,当然也会用一些英文去做辅助,但英文可能更多是作为一个听觉上的辅助存在,必要的时候做一些简单的记忆点。”

“你有一个老灵魂。”纪录短片导演Davi Russo第一次见到蔡徐坤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蔡徐坤发现,自己从小喜欢的音乐就跟同龄人不一样,这种对经典复古音乐的喜欢好像是与生俱来的。Blues、Jazz、Soul……他希望把这些老式怀旧的元素融入到当下做所的音乐中。歌曲结构、记忆点也都是蔡徐坤最下功夫的地方。

对音色的使用是蔡徐坤音乐上的另一个特色,他刚好拥有可以在较大跨度中唱出不同音色的能力。这让他更方便地通过声音表达情绪,在一首歌中展现更多的信息。《默片》起初的唱腔很悠扬的,旋律也有点Soul的感觉,副歌的演唱突然变得大气复古,仿佛一下穿越到老式默片的场景中。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他把自己所做的事情概括为“融合”。这不仅是中西曲风的融合,也是个人表达和大众审美、艺术追求和大众共情的融合。既保留自己想要传递的内容,又让大众在聆听时感觉舒服,在《迷》这首歌中,蔡徐坤说自己找到了最舒服的中间值。

可以说,《情人》是蔡徐坤现在音乐风格的雏形,《迷》则是更为成熟完整的展示。在明确方向之后,蔡徐坤为首张专辑筹备了很长时间,最终他选择“迷”概括了整张专辑,因为它拥有更开阔的想象空间:

 “很多时候艺术创作,包括音乐也是一种艺术创作,本身就是一个迷。它是有随机性的。灵感也好,创作过程也好,会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不断地在变化。人的感受在变化,人的状态在不同阶段也不一样。《迷》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它可以是对于人物的、对于世界的、对于音乐的迷。对于整个专辑的概念,我都希望它是一个迷。”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因为较真,才有蔡徐坤式审美在新专辑中,蔡徐坤为《#0000FF》首次尝试执导MV。在花絮中,他称一个画面连续拍了16遍才能满意。“能有好的视觉去呈现它,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他说。词曲、编曲、制作、MV导演,甚至是A&R、企划统筹,一直到灯光、舞台设计、视觉呈现……蔡徐坤努力用这一切释放自己的表达欲望,这是让外界认识蔡徐坤的方式。他自己就是自己的“创意总监”。《迷》的专辑封面设计了至少200个版本,其中有几十个版本还是蔡徐坤自己参与设计的。在新专辑的音乐中,这样的反复修改、甚至推翻重来更是常态:

“有些歌可能在别人眼里觉得它已经是完成品了,但对我来说不是,我可以直接全部否掉,重新改重新写。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你都已经做了半年了,不要了那不是浪费了吗?我觉得没有什么浪费,你经历的这些都会让你越来越好的。”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蔡徐坤说自己“是一个跟审美非常较真的人,甚至到了一种执念。”翻阅他以往的媒体报道,似曾相识的案例反复出现:

出道后首张个人EP《1》,他亲自操刀了MV的拍摄和剪辑,MV中画面的拍摄角度、剧情都是他参与设计的,为此专门飞到韩国熬了几个通宵;和林宥嘉合作的歌曲《没有意外》,蔡徐坤写词,300余字的歌词前后修改了好几个版本;《Pull Up》的整个MV场景也都是蔡徐坤自己向导演下好brief,剪辑完成,他觉得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当天飞到韩国亲自操刀重剪……

这样的较真是他和作品之间的信任和默契。对他来说,这是所有创作者之间的共同默契,已经无需过多地解释:

“但凡你问每一个对音乐认真的人,他会给到你的回答,就是‘我在乎’这么简单。我需要让我自己认同作品,再拿到大家面前来。只要他是真的爱音乐,他都会给到你一模一样的答案,无一例外。”

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加,蔡徐坤经历思考和沉淀之后,在创作上的理解力逐渐增加。《情人》、《迷》、《Hard to Get》这些歌都是在豁然开朗的感觉之下,一气呵成的。但到后期发布环节,他就会进入到最痛苦最纠结的阶段。

“100多个版本放在你面前,你怎么选?这个是最纠结最痛苦的。发了就发了一辈子留在那了。所以一般情况下,所有展示在大家面前的东西,其实是我已经反复琢磨过上千次了。看似很轻松,就是发了一首歌,我写了个词、写了个曲,我是制作人。但背后的过程,其实自己是有很多的纠结,很多的挣扎,很多的思考试错。否定、认同、重新否定、重新认同……”

这种创作期的肆意折磨,最终在作品里以各种形态爆发出来,形成个性化的标记:

“我在做歌的时候,我通常会首先把所有的音色试一遍,然后选到我觉得最适合这首歌的颜色。当然,有一个大家对我声音认知比较多的一个音色,可能像《情人》、《迷》、《默片》的主音色。还有些是辅助的,比方说《情人》的主歌,我用稍微Low Tone低沉一点的声音,到副歌又回到中高频段。”

怎样概括蔡徐坤式审美?他并没有给出答案。但也许正是这种对审美的较真和偏执,让所有最终呈现的作品深深拥有蔡徐坤式审美的烙印。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去做作品,把它留下来“极度克制”,曾与蔡徐坤接触过的记者这样概括对他的印象。在采访中,他的沉稳贯穿始终,任何话题总会得到理性认真的回应,语气一直保持平和。蔡徐坤的“极度克制”延伸到工作中。他没有忙着流量变现,也没有盲目跨界影视等领域。从始至终,音乐都是他抵挡误解的最佳武器。 即便是做音乐,他也没有急于展示自己,保持了“极度克制”的节奏。工作人员评价:“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很多事情也都能自己作出正确的决定。”人设之重不可避免地遮蔽了偶像的其他可能性,蔡徐坤会不会是那个改变大众眼中偶像定义的人选呢?蔡徐坤不避讳偶像的话题,但也绝不以偶像为自己划定边界。

“我不会说我要试图去打破所谓的大众偶像的定义。我没那么伟大,我也不需要做这件事情,我更多的是做好我自己该做的。至于你觉得我是一个制作人,还是一个歌手,还是一个做艺术的人,还是怎么样,取决于你怎么看我怎么定义。”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采访中,蔡徐坤最喜欢聊的话题就是音乐和创作。他从未偏离自己预设的音乐路线,只是鲜少有人愿意深入了解。

制作人谭伊哲眼中,蔡徐坤具有非常超前的音乐审美,每一首歌的旋律也非常出色。他和蔡徐坤去年认识,在这一年里,两人相处的时间超过他和所有合作歌手相处时间的总和。

“他会到工作室找我,我们俩会在私下里聊音乐。他对自己的事情非常用心,对包括音乐在内,每个音色、灯光、舞美、造型、视觉、镜头都会自己掌控,特别像狮子座,特别符合他狮子座这种王者的性格。”谭伊哲说。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似乎蔡徐坤的生活中大部分时间被音乐占据。工作之外,他作为倾听者,像海绵一样吸收身边可用的元素。通过对身边人和事的听、看、感受,把吸收的内容理解、沉淀,再输出。

“我会经常花很多时间跟各种各样的音乐人交流聊天,可能也有歌手、演员,或者普通的听众。我会吸收各种各样的人带给我的灵感,然后去转化成我自己的东西。因为可能我不仅仅是歌手,我还是带着制作思维在做歌的。每一次跟他们聊天,就不仅仅是聊唱歌那么简单,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大家都能比较聊得来。”

经历过沉淀的蔡徐坤,在历练中也变得更加成熟和自信,更多的交流让他的视野开阔,理解力加深。相比于之前作品中“大家会觉得我经常自我对话”,现在的作品中带来的更多“是对外界的思考”。“不仅仅是关于我自己了”,蔡徐坤这样概括自己创作的变化。

对于《迷》,蔡徐坤也不急于在当下就要获得肯定。他反复说,时间会证明一切,作品会证明一切。

“不管是一个事物也好,还是音乐也好,很多时候有些东西当下你能够及时的得到反馈,但有些东西是留下来的,我更倾向于的是去做作品,把他留下来。”

专访 | 蔡徐坤:很多时候,音乐创作就是一个“迷”-新音乐产业观察

他透露,专辑中第一波发布的歌曲,是相对流行一些的音乐,也是他归类于Indie Pop类的作品。后续的作品在保持流行性之外,会更加风格化,更加突出Soul的元素。至于更多细节:

那就得发完了才能跟你说。因为它是个《迷》。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