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行业真正的升级需要大环境和小气候到达合适的阶段,当下正是可能的时机。产品上的彻底迭代,几年前少有人愿意去做,内容方也不一定能理解。但现在如果说有全新的产品能替换播放器,大家应该也会同意。他希望新的产品到时能真的带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赵大卓

2020年10月,宋柯第一次来到上海奉贤区,才发现这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小镇,有很好看的沙滩、公园,且美妆产业很发达。

当地政府有意将美妆产业、自然风光和文化体验相融合,做一次突破性的尝试。而宋柯也觉得,在现场演出领域,应该有新的玩法出来。双方由此展开合作,确定以“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命名此次音乐节。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现场

“就感觉这个名字特别对。”宋柯说,“美妆是排名靠前的消费品类,不光是女孩,男孩们如今也都关注到这个领域,刚好是把音乐和生活相融合的契机。”

作为音乐行业的资深人士,宋柯和当地政府合作,成为这场嘉年华幕后的策划和执行者。在他看来,音乐节发展到如今,自身也面临着诸多瓶颈。单纯欣赏音乐,已经不能完全满足现在年轻一代的追求,融合体验是个未来。这场嘉年华,则是在融合体验方向上“小小的探索”。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策划者宋柯

 

在“东方美谷”做一场嘉年华

午后,阵阵音乐声传来,形似绽放的白色花朵的“花开”舞台前已是人头攒动。和普通音乐节不同,舞台之外,现场被打造成集美妆体验、拍照打卡、娱乐社交于一体的沉浸式美妆小镇。

美妆讲堂永远挤满观众,美甲、脏辫、彩绘免费体验也始终排着上百人的队伍。现场还有“巨型扭蛋机”、“美妆拉霸机”、“美妆盲盒区”等娱乐互动空间供游客们享用。直播室里,美妆博主们正实时对外传递着现场的情况。很多年轻人也举着自拍杆,背对着舞台开始直播。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美妆讲堂现场

5月22日,由上海市奉贤区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在上海之鱼青年艺术公园大草坪拉开帷幕。除了薛之谦、李荣浩等音乐人助阵,此次嘉年华推出了国内首个美妆音乐节的概念。金海湖畔,这场美妆与音乐跨界融合的盛宴吸引了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和粉丝。

奉贤区位于上海南部,与浦东新区、金山区和松江区毗邻,与闵行区相隔黄浦江,拥有13.7千米长的江岸线和31.6千米的海岸。音乐节所在的上海之鱼青年艺术公园,数十公顷花海盛开,水系通江达海,金海湖是其核心景观湖。

除了自然风光,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奉贤区实际已成为国内外新老品牌的产地和研发机构所在地,可以说是上海乃至中国的化妆品产业(包括美妆、护肤、个护)重镇。官方数据显示,仅上海有四分之一的化妆品企业都在奉贤。“东方美谷”的称呼名副其实。

确定打造“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的意向后,奉贤区文化和旅游局作为主办方,协调当地资源在场地、安保、交通等资源上倾力支持。宋柯和团队强项则是内容策划、整合。在双方合作下,音乐节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从立项、审批到执行的全部流程。

京东美妆几天内就确定合作意向,八个品牌客户和京东的实力主播都参与其中。创意市集、美食排挡都是音乐节的标准配置,在这次嘉年华上,则深度契合美妆主题,对原有项目进行升级。除演出舞台外,整个场地被美妆类布置层层包裹,从直播间、拍照打卡区、化妆补妆区再到游戏美妆区、美妆许愿墙,打造了庞大的互动体验空间。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美妆小镇游戏美妆区

考虑到这美妆类人群的观看感受,宋柯在选择演出阵容时也没有要求特别躁、特别另类的音乐,两天的演出分别由薛之谦、李荣浩压轴,他希望通过更轻更美的音乐,营造一个相对自然、舒服的空间。

就像音乐节海报上所写,宋柯希望嘉年华中“音乐、美妆、美景、美人”融于一体。对于奉贤区政府来说,“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也成为打响东方美谷品牌、推进新城形象的一张名片。

音乐节要融合,也要破圈

近年来音乐节在全国遍地开花,但瓶颈也十分明显。阵容同质化,服务跟不上,关于音乐节涨价的质疑也频频出现。单纯的音乐节商业模式也积累了一些问题,首要就是艺人、场地、安保等成本的不断提升。

“成本在增加,但票价再涨就比较难了。一线城市单日票价400多,就是年轻人消耗周末能承担的成本。再涨,市场这一无形的手肯定会反弹。”宋柯说,“成本降不下来,收入又涨不上去,很多主办方都会赔钱,有些音乐节品牌肯定会夭折。顺应市场的变化算是契机之一。”

要改变现状,一方面免不了要借助品牌等外部力量,提升音乐节的商业价值。宋柯平时也会关注直播带货,关注MCN的发展。他觉得,只要跟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有关联,一定也会有跟音乐相结合的空间。何况,年轻音乐人对商业化的接受度很高,只需要在音乐产品上找到合适的渠道。

“当年我们做恒大星光时,左手汽车品牌,右手地产品牌,一年轻松做20多场,所以还是要找到借力点。现在自媒体、带货这些关键词都是趋势的话,我们也可以参与,音乐现场也是流量入口。大家相互催化一下,加持一下,双方都会有巨大的好处。”宋柯说。

另一方面,则要提升现场的观看体验,增加对观众的吸引力。线上音乐产品体验的提升,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技术的改进,但现场演出的体验还有巨大的拓展空间。在宋柯看来,无论是最近兴起的音乐 Camping的生活方式,还是像阿那亚似的文化社区,都会对传统音乐节的观念有所冲击。

“音乐还是要学会融合。”宋柯说。“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就是一次融合与破圈的尝试。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薛之谦表演现场

嘉年华现场,可以发现不少音乐节的常客,他们会熟练地找到观感最佳的位置,计算好钟意的音乐人的出场时间。但另有一些观众,从穿着、装备看显然对音乐节还比较陌生。他们被嘉年华的活动吸引,也由此成为音乐节的观众。

有些人是为薛之谦、李荣浩、VAVA毛衍七、Mandarin而来,有些人是为美妆而来,还有些人单纯是因为很久没看音乐节来找找感觉,甚至不少奉贤本地的市民举家前来打卡。不同的受众都在嘉年华现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乐趣。

“现场来了好多同行来考察,都觉得这种方式没法不开心。我认为是超越场馆演出体验的,虽然票价比电影票高几倍,但电影俩小时,嘉年华可以玩大半天呢。这本身是从质和量上突破的办法。”宋柯说。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李荣浩表表演现场

新产品是“没人干过的事儿”

最近,山东领导为推广当地音乐节在发布会比出摇滚手势,一时引起网友热议。一场音乐节既丰富当地文化生活,又能带动当地产业发展,各地都把其作为带动当地文旅经济的重要切入点,急需实际的项目。相应的,也就需要内容提供方和音乐人满足这些需求。宋柯透露,在嘉年华现场,就有其他的地区政府来观摩。

在下一步,宋柯计划跟奉贤区政府持续合作,把“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打造成一个长线品牌,甚至复制到其他地区。嘉年华也会更深地扎根本土产业,把推广国产美妆品牌作为未来的拓展方向。同时在商业模式的探索上,也会走得更远。

“这次嘉年华还是有些保守。而且作为生产方,还有很多细节可以再抠。下一次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准备会更充分些,增加更多企业、美妆手法的体验。当美妆在舞台比例中占到更多时,除了用户体验,也许还有商业模式上的改变。”他说。

宋柯:“花海美妆”嘉年华是对融合体验的一次探索-新音乐产业观察

东方美谷·2021“花海美妆”嘉年华美妆小镇现场

“花海美妆”音乐嘉年华的成功,更让宋柯确定“跟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关联,再加上非常对口味的音乐,肯定是1 1>2的效果”。除了美妆,宋柯觉得跑步也天生跟音乐节的受众相关。他本身就是跑步爱好者,几乎每天在朋友圈晒自己跑步的打卡记录。今年,他计划再打造一个“电音 跑步”主题的音乐节。

“未来音乐行业的视听产品还是要提升。传统音乐制作我肯定不会再做,我认为这是二三十岁人干的事儿,他们敏感度、嗅觉肯定比我准确。但我在这个行业经验丰富,人脉相对比较广,更适合做像音乐节这样一些整合类、创新类的的项目,我们的判断可能比较全面。”对未来的方向,宋柯有很清醒地认识。

在做音乐节幕后策划之外,宋柯最下功夫的还是他目前的创业项目。这个新产品,他“闷头做了一年多了,还不足以见公婆”,但“真是没人干过的事儿,要等成熟了慢慢地亮相”。

行业真正的升级需要大环境和小气候到达合适的阶段,当下正是可能的时机。产品上的彻底迭代,几年前少有人愿意去做,内容方也不一定能理解。但现在如果说有全新的产品能替换播放器,大家应该也会同意。他希望新的产品到时能真的带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还想给行业做贡献,不想退休。”宋柯说。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