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唐汉霄相信,无论渠道怎样转变,好的音乐一定能被用户感知,在短视频渠道上也一定能诞生被时间留住的作品。对音乐人来说,只要用心把音乐做好,用户自然会给出公允的评判。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朱力克

​新仔按: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新一年赛程启动,一些已出道、已有代表作的音乐人也被吸引参赛,唐汉霄、余佳运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对可视化宣发这一新鲜的手段充满好奇,希望自己的新歌被看见、被使用。这一期“看见音乐观察室”,就请唐汉霄、余佳运谈谈他们的参赛新作,以及他们对抖音和可视化宣发的理解。

一个是从事幕后工作多年,创作过《让我留在你身边》、《无名之辈》等多首大热歌曲的资深音乐人,一个是大学期间就凭借EP《幸福三部曲》走红,且成功举办巡演的年轻歌手。这一次,唐汉霄、余佳运都选择带着新歌参加新一届“抖音看见音乐计划”,试图借助短视频平台的力量,让自己的作品传播得更广。

唐汉霄、余佳运:音乐借力可视化宣发,何乐而不为?-新音乐产业观察

唐汉霄(左)、余佳运(右)

“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在2021年已进入第四届。几乎每一年,都有一大批新人新歌在比赛中诞生,去年大热的单曲《飞鸟和蝉》就在其列,歌手任然也因此被大众熟知。对从零开始的原创音乐人而言,报名参加“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是展示作品、收获第一波粉丝的绝佳契机。

但两人都已有成名作,为何又选择接受新的挑战?唐汉霄说,可视化肯定是以后听歌或者接收歌的方式,作为音乐人需要学习适应这样的趋势。余佳运则表示,想试一试自己的音乐在抖音上是不是能被用户接受。

两人身兼歌手与创作人、制作人的身份,往往在完成一首新歌时也会考虑到后续的宣发。如今,短视频平台已成为全新的推歌渠道,歌曲将直接在平台上面对用户的选择,大家会不会认可并使用他们的音乐,他们对结果充满好奇。

新歌,抖音上见

为新一届“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唐汉霄拿出了新作《再见吧 少年》。歌曲发布10天,已吸引近300万人使用,一度占据抖音音乐飙升榜第一名。杨紫、德云社王九龙、R1SE张颜齐等艺人都使用了这首歌曲来拍摄视频。

“创作这首歌时,我想到的就是在学校读书、告别学校的画面,选歌时我发现这首歌特别适合毕业季的年轻人。”唐汉霄说,他在抖音上也常看见用户用这首歌作为告别校园主题的短视频BGM。歌曲本身的主题,让歌曲有了明确的画面感,刚好契合了网友怀旧的情绪。唐汉霄也说,这首新作刚好适配于短视频的场景,幸运地得以在可视化的传播下受到相当数量年轻网友的喜爱。

余佳运则在5月20日这天发布了新歌《最好的都给你》。歌词“海边的风,屋檐的雨,兜兜转转我还是一样喜欢你”,成为当天不少抖音用户的告白模板,也迅速登上抖音热点榜。随后,这首新歌在流媒体平台日播量突破百万,登陆歌曲飙升榜、新歌榜TOP10。

余佳运此前就以温柔情歌受到欢迎,新歌刚好又契合520的告白场景,网友也充分发挥想象力,一首深情的歌曲,一个唯美的变装,一些生活点滴的记录,都成为歌曲意境中爱的表达。和歌曲关联的话题#520最好的瞬间都是你 在抖音上播放量超过1.6亿次。

两人的新歌都刚好有具体、明确的画面感,又留有想象发挥的余地,让抖音网友有二次创作的空间,这加速了歌曲的传播。

“抖音如今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很重要的宣发媒介,任何歌曲在平台的生态中都有它的方法去自然发酵,这种自然发酵有时会比创作者写歌时预设的路径更对。”唐汉霄说,音乐人只需要把音乐做好,每个短视频的创作者喜欢上歌曲以后,在传播和推广上的创意会比音乐人想得更出彩。

“能通过新渠道让自己的音乐传播得更广,何乐而不为呢。”在余佳运看来,自己的歌受众比较垂直,“只是小众音乐里相对大众一些”。但在抖音上,歌曲的传播和扩散往往出乎自己的意料,用户对这首歌的感受也将直接反馈给创作者本人。这样的方式也让他感到新鲜。

唐汉霄、余佳运:音乐借力可视化宣发,何乐而不为?-新音乐产业观察

唐汉霄

短视频传播,让他们被更多人看见

“每个音乐人做歌,一定是希望能被听见、能被看见。有人在听、在使用我们的音乐,这肯定是每个音乐人都希望的事情。”唐汉霄说,这也是他在抖音上发布新歌的初衷。

前不久,唐汉霄参加了由浙江卫视和抖音联合出品的综艺《为歌而赞》。最初两期节目里,他凭借《烂泥》、《绿色》两首歌连续夺冠。作为歌手的唐汉霄人气飙升,歌曲在抖音获得广泛使用,在各大音乐平台位居排行榜前列。“突然有这么多超大流量的网友帮你传播歌曲,这是对创作者来说很有诱惑力的事情。”他说。

在2008年以《我型我秀》全国总冠军身份出道之后,唐汉霄一直从事幕后音乐创作,在为别人创作了多首大热歌曲之后,直到2020年他才出版了个人首张专辑《阿波罗》。他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尽量表现得完美,因此总是不够有信心出现在台前。《为歌而赞》中连续夺冠,帮助他树立了作为歌手的自信。

唐汉霄、余佳运:音乐借力可视化宣发,何乐而不为?-新音乐产业观察

唐汉霄

经历了第一期观众的肯定,第二期节目《绿色》的表演中,唐汉霄显然更加放松、享受。他称,“节目中的成功让我更热爱舞台,让我感受到在舞台上面唱歌的幸福感”。而节目中两首歌的改编,多少也基于他对短视频时代音乐的理解,这一创作思维如今也应用到他的新歌中。

“歌曲需要参与感才有共鸣,参与感就是大家都需要能参与到其中。作为音乐人就要去不停地去研究市场,要做到雅俗共赏是最高境界,但也真的很难。”唐汉霄说。

余佳运同样是歌手兼创作者,2016年还在大学读书的他,凭借收录《我想》《和你》《再一起》三首歌的EP《幸福三部曲》受到年轻一代歌迷的欢迎。他善于摹写生活中每个不经意的时刻,吟唱那些充满甜蜜的幸福片段,《和你》等歌曲在抖音上也因此颇受用户喜爱,常常成为爱情主题短视频的BGM。

余佳运称自己会带着制作人的思维创作,在歌曲创作过程中,往往也会考虑后期歌曲的传播度,会分析音乐市场当下的流行趋势,也会考虑到歌曲受众面。“我会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想了解他们的生活,想知道我的歌迷们是一个怎样的群体,我会想知道我的音乐更感动的是哪一类的群体。”余佳运说。

在网上,他时不时跟粉丝互动。每当有新创作出炉,他便控制不住地想要分享给听众和歌迷们。新歌《最好的都给你》在抖音发布后,有歌迷问什么时候开始巡演,余佳运回复:“新歌都有了,你说呢?”

颇有网感的余佳运,收获了相当一批忠实粉丝。他也分析过自己的歌迷——年轻人为主,女孩子偏向用歌曲意境搭配浪漫场景做二次创作,男歌迷则更多会选择翻唱。这些歌迷对他音乐的使用、传播,又让他被更多的受众所熟悉。

唐汉霄、余佳运:音乐借力可视化宣发,何乐而不为?-新音乐产业观察

余佳运

音乐宣发,从听见到看见的转变

唐汉霄、余佳运平时是抖音的用户,每天通过抖音获取历史、科技、体育等各种知识信息。音乐在抖音上的传播,也是他们关注的对象。有一点两个人都有共识:短视频和可视化传播已经是音乐传播的流行趋势,音乐宣发从听见到看见的转变是切实发生的,音乐人不可避免地要去适应。

音乐产业诞生之初,歌曲借由曲谱传播,随后陆续经历黑胶唱片、磁带、CD等载体的更迭。数字音乐出现后,音乐开始脱离物化的传播方式,进入互联网时代。短视频的诞生则给音乐行业带来一场新的渠道变革。

“我自己都慢慢会偏向于短视频传播这个方式了,因为大家会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这上面。”唐汉霄说,“音乐行业其实一直是在转变的,不只是在现在短视频当下,之前的几十年、前一两百年它也是在转变,我觉得创作者每个人都要去面对转变。”

“你哪怕不习惯面对镜头也好,但现在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你不得不去面对它。”余佳运认为,短视频时代的到来是音乐人需要面对的“一个小小的挑战”。如果经常刷到一首歌,他还会观察在其他播放平台上面,歌曲的用户转化率有多高,去搜索各大榜单上歌曲的实时热度、指数等。“我会关注抖音用户到底听完这首音乐后,他主动去二次搜索这首歌的频率和次数有多少,这是我会做的一个调研功课。”

除了日常观察,在参加“2021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之前,两人也都有抖音上音乐宣发的实际操作经验。余佳运曾参加抖音神曲挑战赛,翻唱了《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还曾上传钢琴弹唱《和你》的视频作品,邀请网友合唱。唐汉霄曾亲自录制多首歌曲翻唱短视频,根据短视频数据反馈,他会去分析“为什么这歌我觉得挺好的,但数据不好”。

唐汉霄、余佳运:音乐借力可视化宣发,何乐而不为?-新音乐产业观察

余佳运

受疫情冲击,国外很多音乐大师陆续在网上开办视频教学,很多音乐人也通过视频方式和粉丝交流,尝试线上演出。这促使更多音乐人转变观念,更积极地利用包括短视频在内的视频渠道,传播自己的创作。

“感觉以前很多远在神坛之上的人都开始做视频了,这就是趋势,大家都是通过视频来交流。现在明星的概念也跟以前不一样了,所有的网红也是明星,用户们都是通过视频关注到这些人的。”唐汉霄说。

他眼中,短视频内容也在经历着进化:一方面,在视频传播中,所有的创作人越来越平等。一个曾经很厉害的音乐人或制作人,大家未必会买账,一切以用户自己的喜好来判断;另一方面,视频内容会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包容。因为很多专业性强的人才,都开始使用短视频去传播,在接地气的内容之外,高水准的内容会越来越多,乐迷们通过网络获取音乐知识也越来越容易。

唐汉霄相信,无论渠道怎样转变,好的音乐一定能被用户感知,在短视频渠道上也一定能诞生被时间留住的作品。对音乐人来说,只要用心把音乐做好,用户自然会给出公允的评判。

-全文完-

*本文图片、视频均转自《ELLEMEN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