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早已成为音乐出圈的重要渠道,音乐可视化正反哺、重塑着产业链。已连续举办三年的“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正是观察、分析短视频与音乐关系的绝佳切口。随着新一年赛程的启动,新观开设了“看见音乐观察室”专栏…
短视频早已成为音乐出圈的重要渠道,音乐可视化正反哺、重塑着产业链。已连续举办三年的“抖音看见音乐计划”,正是观察、分析短视频与音乐关系的绝佳切口。随着新一年赛程的启动,新观开设了“看见音乐观察室”专栏…
唐汉霄相信,无论渠道怎样转变,好的音乐一定能被用户感知,在短视频渠道上也一定能诞生被时间留住的作品。对音乐人来说,只要用心把音乐做好,用户自然会给出公允的评判。
在音乐可视化的场景下,音乐消费成为日常习惯,音乐生产—爆款诞生—二创消费加速循环。新作品上升为热门单曲的路径不再艰难,创作端的热情也得到鼓舞。可以说,近几年原创音乐产量的持续翻番,相当程度上得益于短视…
抖音短视频的流行,已经在这几年改变了音乐的应用场景和分发逻辑,刺激了音乐创作。而《为歌而赞》作为“综艺破壁机”,既丰富了抖音内容生态,又通过创新音综模式,搭建起面向主流市场的音乐宣推链路。
世间万物,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这一句话,在2020年显得格外真实和具体。2020年,黑天鹅的降临,改变了全人类的人生轨迹,音乐自然也不例外。巡演全面停摆,演出纷纷上线,专辑发行推迟,一些人甚至被迫转…
对于互联网直播,业内早期的争议焦点在于它能不能取代现场体验,经过2020年一整年的实践之后,我们大概也了解了,直播只是用一种新的方式来连接艺人和受众,它很难取代现场,也没有必要。
抖音音乐的用户因为不同的生活环境、兴趣爱好形成了不同的音乐圈层,选择了共同音乐审美的用户通过个性化推荐聚集在一起,形成了良好的互动氛围,社交助力音乐作品传播,音乐又反过来成为社交资产,促进志趣相投的用…
与其他平台相比,「造音行动」最大优势则是在于抖音短视频的内容载体以及其活跃度极高的用户群,而这一点则是足够打破曲风、年龄阶层,甚至是场景的限制,每一种音乐都能在平台内找到适用且精准的安放点。
从8月24日开始,抖音启动了一个叫“原唱!请接受挑战!”的活动,王七七、傅如乔、郭静、温岚先后登场,召唤粉丝们来翻唱自己的金曲。
在音乐和短视频、直播等娱乐现象大融合的时代,抖音带动了一波音乐人的高能输出。颠覆“超级明星模式”、实现音乐产业的“长尾价值”也许真的会成为可能。
抖音的可视化音乐宣发逐渐构建起一条完整的传播体系。随着这种模式输出爆款的可能性频频被验证,其意义不仅是带红某一首歌,更在于让整个行业拥有了一个比传统渠道效率更高、效果更好的宣发途径。
因为“周杰伦”三个字的影响力,在上一个十年里,杰威尔的选择对互联网音乐产生过一些巨大的影响,毫不夸张的说,在中国互联网音乐正版化的发展进程中,周杰伦和杰威尔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此次发布“爱唱者招集令”,抖音同样提供了大量扶持奖励。从4月28日到5月24日,参与者只要注册成为抖音音乐人,上传一首原创音乐或者已获授权的翻唱、remix作品,即可选择参加“爱唱者招集令”活动。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